Skip to content

再游 Vitra 设计厂

2013/08/11

Vitra 是一个主打设计的高端家具品牌,最初的创始人夫妇在瑞士从事店铺装帧生意。有次两人同游美国,见到一把 Charles Eames 设计的椅子,深被打动,就买下设计品牌 Herman Miller 在欧洲的代理权,分销现代主义的设计家私,1967 年品牌推出潘顿椅,名声大噪。为了纪念这最初的故事,Vitra 把通向园区的马路,起名作 Charles Eames Str.。

大抵就像苹果觉得 Apple Store 才能烘托出电脑的卓越设计,Vitra 为了营销这些昂贵的设计师作品,就决定兴建一座噱头十足的博物馆来陈列它们。于是他们在 1989 年请到 Frank Gehry,设计了 Gehry 在欧洲的首座建筑。毕尔包鄂的古根海姆,当时还压根儿不存在呢。博物馆的平面图非常简单,方方正正两层四个半展厅。Gehry 把旋梯单独“解构”出来,又安了个三尖八角的屋顶,视觉上就变得十分动感活泼。

在设计之路上渐行渐远,Vitra 收藏建筑的喜好就越来越大。公司八十年代曾经历过一场大火,索性厂房也让 Gehry 点石成金一下。又因为早年小镇的消防站离厂区太远,Vitra 在 1993 年请了当时完全是“纸上建筑师”的 Zaha Hadid 建了她的首座建筑:消防站。Zaha 在这边大玩动感建筑的概念,整座楼前卫得让人难受。其实先锋的创意下,Zaha 消防站也有不少温暖人心的小设计,譬如停车线下设置了地灯照明,夜里消防车也可以清晰地遵循亮光倒进来;又如从楼上会议室的窗户望出,屋顶的直线恰好平行于远方的葡萄田。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 Vitra 建筑之旅,没想到也听到了不一样的介绍。上次带队的是一位德国太太,给我们讲了很多力学、结构和视觉效果,这次带队的是一位台湾人,技术话题少了很多,讲的多是建筑师和建筑背后的故事。像在消防站,她就告诉我们,Zaha 原意是用一个大水池围起整座消防站,真的有游艇的效果,只是 Vitra 不太中意这点,才换成了现在的碎石地和草坪设计。

今年是消防站 20 周年纪念,Zaha 和施华洛世奇合作设计了消防站前边的一座纪念雕塑,原意是纪念之余,亦可供游人休息。可惜欧洲夏天日照时间长,全金属的雕塑根本不可能坐,就又变成 Zaha 理想超前,实用不足的例证。消防站里还陈列了一张 Zaha 设计的睡莲桌子,理念是把复杂的有机形态隐藏在台面下,展现一个简单平实的工作表面。

同样过 20 岁生日的,还有安藤忠雄的会议室。安藤的理念是尽可能保持草木原貌,而把建筑向地下发展。巧妙的布局使得整个建筑工程只需要砍掉三棵树,其他树木都毫发无损。台湾向导告诉我们,为了纪念这三棵树,安藤特意在围墙光洁的清水混凝土上,按下三片树叶的印迹。就是这小小的树叶印迹,扭转了我对这幢建筑的观感,以前觉得它真是很单调很冷漠的一墩混凝土,现在多了几分人情味。这座会议室也是安藤在日本以外的首座建筑,Vitra 为了请到他,还提前种了一圈樱桃树,等到樱花绽放的季节,才约他过来视察环境。论知名程度,安藤在日本建筑师里算数一数二,没想到他之前其实是拳击手,打拳攒了一笔钱,周游世界,才对建筑着迷,创立公司,更拿下普利策奖。台湾向导讲罢这个故事,有外国游客问,如果 Vitra 要请一位中国建筑师,谁会进入视野呢? 我和向导都觉得是贝聿铭,在场的韩国建筑师就推荐了 MAD / 马岩松。

日本人和树的情结,Vitra 园区内还有另一处:去年落成的 SANAA 厂房。整座厂房是一个“自由形态”的拟圆形,因为 SANAA 觉得太圆或者太对称没意思,所以圈出了目前这个形状。SANAA 厂房内不能拍照,内部也是浅色基调,墙壁是浅灰色清水混凝土,地板浅灰色,引路线和警戒线都是白色,和外表一样清爽划一。厂房内的观感类似宜家的仓库区,两边都是三层楼高的储物架,中间一条笔直的通道指向远方,门外就正正立着一棵树。在高度整齐抽象的厂房印衬下,远方的门和树有一种宗教般的寓意感。此外 SANAA 把窗户都开在高处,员工平常望出去,会看到纯粹的蓝天,进一步提升了这座建筑的空间感。厂房的波浪形外墙是有机玻璃,数毫米的透明表层下漆了一层半透明的白色,光照下有窗帘的轻盈感,有趣地对比了厂房的巨大体型。

随着 Vitra 品牌壮大,产品越来越多,Gehry 的博物馆就放不下了,于是 2010 年他们请来鸟巢设计团队 Herzog & de Meuron 建了新的样板屋 Vitra Haus。对于这座楼,向导也讲了一个新的故事:最顶三层的建筑结构,就像三支望远镜,分别望向德国的葡萄田,法国的阿尔卑斯山脉,和南边瑞士的巴塞尔城区。正好和 Vitra 源于瑞士,产自德国的文化一脉相承。

也许是 2011 年的展览太惊艳了,今年看 Vitra Haus 觉得有些失色,当然潘敦椅一如既往的漂亮,Eames 椅一如既往的舒服。可能因为改了开放式厨房的设计,Vitra 把很多东西都藏到组合柜里了,但他们也是一如既往的用心和砸钱,拉开柜门,酱油是小瓶 Kikkoman,咖啡机是镜面的 Francis Francis,除了没有新鲜蔬果鱼肉,冰箱里竟塞满了未开封的调料和果酱,我猜他们肯定也都搭配过颜色了。

 

原先的 Gehry 博物馆,现在陈列的是 Louis Kahn 的主题展,不太看得出门道。临行的时候看到草地上有一座微型房子,又到 AirStream 拖车小店买了个雪糕消暑,回家查资料,果然这两个小叮咚都是故意摆到园区里的作品。其中微型房子叫 Diogene,古希腊犬儒派哲学家第欧根尼,建筑师是意大利的 Renzo Piano,同样得过普利策奖,代表作是伦敦 Shard 摩天轮,巴黎的蓬皮杜中心也有他一份。Diogene 只有 2.5 x 3m 大,木质框架外覆铝板,厨房厕所起居室一应俱全,太阳能供电,模块化设计,每座卖 £17,000。

坐公交过来的游客,不要错过金属色的候车亭,设计师 Jasper Morrison,Vitra 名下也有他的一系列家具。

Vitra 的官方建筑介绍:
http://www.vitra.com/en-us/campus/architectur
http://www.design-museum.de/en/information/vitra-campus.html

2011 年的 Vitra 园区游记

  1. Frank Gehry 的设计博物馆、富勒帐篷、Álvaro Siza 遮雨棚
  2. Zaha Hadid 消防站、安藤忠雄 会议室
  3. 鸟巢设计师的 VitraHaus
Advertisements

From → 摄影, 旅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