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比利时.在布鲁日

2013/06/02

“ How can all those canals and bridges and cobbled streets
and those churches, all that beautiful f**king fairytale stuff,
how can that not be somebody’s f**king thing, eh? ”
“运河小桥,石巷古筑,尽是童话之境,怎能有人不**爱她,嗯?”

2008 年一部《杀手没有假期》(In Bruges)让布鲁日一夜成名,此后游人大增,布鲁日沉寂不再,越发有“北方威尼斯”的荣光来。电影里两位杀手喝酒聊天,有一段谈到中世纪小城的魅力,恰在于她历史悠久却游人不多,如同被遗忘的珍宝。后来杀手老板说了上面这段话,一语概括了布鲁日童话般的景色。如今游人如织,景色依旧如梦,先看过电影再去,或许会觉得一切都更有故事些。

布鲁日最著名的景点,就是上面市政厅广场右侧不起眼的小黑教堂“圣血圣殿”。教堂里存有一支十二世纪的水晶瓶,瓶中一块布,号称沾有耶稣受难的鲜血,传说是十二世纪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从耶路撒冷带回布鲁日的。现代研究推断圣血瓶出现在欧洲的时间应该在十四世纪,不过十二世纪后,水晶瓶就未被打开过,真伪无从判断。每年有几个特定日子,教堂会向信徒展示圣血瓶,因为是圣物,这里就不转网上照片了。电影里也有提及这个教堂和圣血的传说,却并非在实地取景。

 

布鲁日地平线上最显眼的有两座教堂和一座钟楼,钟楼附近就是古城中心。电影里钟楼上的景色大赞,可惜这次因为天气太冷没有上去。两座教堂里比较有故事的是圣母教堂,里边有一尊出自米开朗基罗之手的圣母圣子雕像,是16世纪布鲁日商人从意大利买回来的。十二至十五世纪是布鲁日的黄金年代,布鲁日先是依靠汉萨同盟的贸易起家,后来设立证券交易所变成低地国家的金融中心,积攒了大量的财富。十六世纪后,布鲁日河流淤积,贸易日渐衰落,比利时的经济重心就转移到了安特卫普。二战时布鲁日没被炸过,现在看到的很多建筑真的有几百年历史,虽然看着也许和复刻建筑无异,但走在其间,想想石巷子上走过几十代人,有过多少快乐忧伤、希冀失落,一座小城就如一瓶陈年佳酿,慢慢地飘出百般味来。

下午天气越发阴沉,我们就一游巧克力博物馆 ChocoStory。博物馆不大,却详细地介绍了巧克力的发展史,从最开始南美洲以可可饮料祭神,到后来传入欧洲变成贵族饮品,再到后来制糖业兴起,混合制出现在的固态巧克力,很形象也很有趣。印象最深刻的是早年阿兹塔克人饮用可可时,就已经会使用木棒搅动可可发泡,后来更发展出形形色色的各种搅拌棒。想起咖啡发烧友对牛奶发泡的严苛要求,原来这门手艺,千百年前就已经有了;而且在远古那么艰苦的条件下,他们竟然已经可以品出发泡的口感差别,吃货真是社会进步的生力军。

  

看完巧克力博物馆,我们走走古城,就坐火车前往根特。布鲁日火车站一出来就是电影里说的两车道公路,旁边是一片名叫“爱之湖”的湿地。民间故事说,古时有一位女孩被父亲逼婚,但因为心中另有意中人,女孩只能违抗父命,躲进森林。等男孩远征归来,女孩早已精力耗尽,只能见上一面,长眠在爱人臂弯。男孩悲痛不已,就筑坝拦河,把女孩埋在湖底,然后放水淹没。以前看这些故事会感动,现在就越发觉得不值:女孩为了男孩好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讲故事者却往往为了强调坚持的难得,抹去了女孩的其他选择。只是现实中,有时缺乏的恰恰不是坚持,而且选择和放弃的勇气。

From → 摄影, 旅行

One Comment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比利时.攻略集锦 | Jim's Blo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