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2回国之旅. 德国返京

2013/02/03

今年的回国之旅有三周,一半时间在云南,一半时间在广东,陪陪家人,会会朋友,简单而紧凑。过程的随手拍和流水帐,在此札记。

从德国返北京,搭乘了汉莎航空的A380。双层的空中巨无霸,上层全是公务舱和头等舱,下层则是3-4-3布局经济舱。经济舱有超过四十排座椅,算起来光经济舱就有四百座,比起波音747确实是大不少。实际飞行,感觉就一个字——“稳”。A380在加速时,像一辆大巴慢慢前行,跑了大半条跑道才离地,此后纵有湍流,也只是稍微抖动,十个小时的飞行,失重感基本没遇过,远胜其它飞机。超群的平稳,我想是飞A380的最大理由。法兰克福至北京这程,我和太太坐在靠前的座位,觉得尤其安静,胜过其它飞机一个等级;回德国的一程靠机尾坐,又觉得和其它飞机差不多,也许机翼前后气流不同,风声大小也差很多。

早年空客开发A380,是为了和波音747抢市场。空中客车觉得航空业的未来是“枢纽/辐射”,大抵就是大家都从国内坐小飞机到枢纽机场,然后用A380来飞国际航线。从汉莎航空的情况看,这个商业概念是成功的。每天法兰克福和北京之间各有一班A380对飞,不但经济舱基本卖光,公务和头等舱柜台都能排起长队。考虑到经济舱打折票满天飞的行情,A380比747多很多公务和头等舱座位,搞不好是首要的赚钱利器。另一边汉莎从柏林、慕尼黑也有飞中国的航线,不过机型较小,打折票少很多,变相也是把旅客都“辐射”到A380这边来。

大飞机最大的缺点,是上下飞机人挤人。无论在法兰克福还是北京T3,A380登机都几近一个小时,难怪以A380飞支线航班会亏本。15日抵京遇上雪灾,等了两个小时才取到托运行李,传送带旁的乘客都焦急地打着电话,基本上转机的都赶不上了。后来飞昆明、广州、法兰克福,取托运行李都快很多,和友人谈起,大家又开始数落T3来。T3的长条状设计,乘客纵可以透过列车快速抵达航站楼另一端,行李车拉一趟就要慢许多,下雪天更是糟糕。

抵京当晚和北京的同学们聚餐,大鸭梨烤鸭。我们这届的弗莱堡同学多在帝都,看大家都发展不错,事业爱情双丰收,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四年前大家在北京培训,一同赴德,没想到时光荏苒,一转眼就都毕业工作,又在京相聚。海外生活,虽然只有短短两三年,收获的却是毕生的情谊。黑森林、小溪流、石板路、教堂钟声。小小城市,承载着我们共同的青春、理想、梦境和牵挂。这是一段等我们老去时想起,都不会后悔的记忆。

聚餐后大家冒着雪灾的严寒,在路边晃荡了一小时才勉强打到台黑车返旅馆。翌日清早满街出租车,师傅说昨日大雪路滑,车开得慢费油,交通也危险,还不如不挣这个钱。难怪饭后连黑车都少见。出租车师傅又接着说,政府应该允许恶劣天气出租车提价,毕竟出租车不同于公交大巴,不属于社会基础服务。出租司机自主性大,如果天气不好还是老价钱,司机就不愿意出来跑了,自然打车难。我们连连感叹,师傅真有经济思想,都知道要透过价格机制,创造激励来抵消坏天气的上涨成本。

16日雪灾过后,北京交通就基本正常了。从东直门坐机场快轨到机场只消半小时,25元。于是我们回程果断决定住东直门附近,真的方便!

两个半小时后到昆明,新的长水机场干净有序,明亮宽敞。走出抵达大厅,志愿者柜台清晰可见,很快就问清楚机场大巴的路线,服务之好,让人不禁又要抱怨T3来了。

2012 回国之旅系列:
1. 德国返京
2. 彩云之南
3. 西双版纳
4. 食在广州

From → 摄影, 旅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