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纽伦堡

2012/11/15

纽伦堡(Nürnberg / Nuremberg)算是德国相当知名的城市,不同人透过不同渠道,多少都会知晓它的一些故事:纽伦堡审判、《胡桃夹子》、丢勒故乡、西门子发源地、欧洲玩具之都、德国最古老最大的圣诞市场,还有著名的纽伦堡小白香肠。如果算上附近的姐妹城 Fürth,那还能拉进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原来他是犹太裔,也是因为二战躲避纳粹,才举家迁至彼岸。

图片转自《每日邮报》 – Glorious Germany:
Nuremberg casts off its past for Christmas markets and festive fun
.

我和太太此次到纽伦堡是因为 Muse 慕尼黑演唱会,想想火车去纽伦堡的时间和去慕尼黑差不多,就绕道纽伦堡“经停”五小时。德国铁路很有趣,除了起止站点,经停站有很大选择余地,可以利用这点,把一天的旅程按一张单程票出票。因此,虽然弗莱堡去慕尼黑的所有路线都不经过纽伦堡,这个绕路旅程却和直达路线价钱一致。

我们知晓纽伦堡都是因为著名的二战审判,所以首站就是市郊的“600号法庭”。从火车站乘 U1 地铁西行数站至 Bärenschanze,步行数十米就能看到醒目的英法美苏四国旗帜。不过法庭并不在庄严的大庭院里,而是在边上一座相对低调的小楼。600号法庭是楼中三层一个不算大的房间,现今仍在使用。如果恰好碰上开庭,游客就只能透过顶层博物馆的小窗口,俯瞰法庭了。

1945年11月20日,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开庭,法官分别来自英法美苏,22名被告均是纳粹德国的军政首领,被控犯有密谋、战争、种族屠杀和反人类罪。同时被控的还有6个德国组织,包括德国内阁。在长达十月的审判中,司法人员调查了大量未被销毁的德国文档,试图以此作出公正的定罪。在1946年9月30日的宣判上,判决书长达250页,22人中有12个绞刑,3个终身监禁,4个有期徒刑,3人无罪。纳粹党等3个组织被判有罪,而德国内阁等则被判无罪。档案视频里,宣判当日,22名被告还是神情轻松,正装墨镜,入座时还相互致意握手,大抵还觉得自己身为高层,可以蒙混过关。等判决书一页一页念完,撒满一地,他们有的神情错愕,有的低头不语,还有悄然拿开墨镜,拭去眼泪。然而,犯下战争和反人类的罪行,又怎可能随便蹲十年监狱,然后因病获释呢?

纽伦堡审判作为历史首次,在学术界不乏争议。正面的声音认为这是一个法制先例,相对严谨的诉讼,以及基于确凿证据的审判,“让战败国也得到公平”。战犯本身亦获得了为自己申辩的机会。反面的声音则认为,由盟军审讯轴心国,这本身是一种“胜利者的正义”,审判仍然会流于成王败寇而非中立。譬如,苏联和德国合谋瓜分波兰,之后又入侵芬兰,还有制造卡廷惨案等战争罪行,却完全没有被起诉,这引起了强烈争议。而盟军在占领区对战俘和平民犯下的罪行,事后遮遮掩掩就过去了,亦被指双重标准。

当年的审判法庭,和今天看到的有不少差别:为了拍片存档的需要,水晶灯被移除,加装了大量光管和射灯。各种席位都加大了,以容纳人数众多的被告和人数更多的盟国司法人员。不过大体布局还是相似的:左侧被告席,右侧窗户位置为主审法官。各国司法人员分四列坐中间。后方左侧为同声传译的翻译区,右侧是证人席。审判过后,加装的家具走入博物馆,水晶吊灯又挂起来,法庭恢复往日模样。

庭中较有故事的,是被告走入法庭的大门。门框以青黑大理石制成,上面两尊雕塑分别代表日耳曼法和罗马法律,中间是夏娃在树下把苹果递给亚当的画面,底下还有一尊梅杜莎的头像。

最后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偏偏要选在纽伦堡举行战犯审判呢? 首先是因为战后德国被炸得七七八八,保存完好的法庭不多了。纽伦堡法庭不但空间广阔,易于改装,旁边还有一座保存完好的监狱可以关押战犯。再者,纽伦堡城是纳粹党发家之地,著名的纳粹大游行、反犹太的《纽伦堡法案》,都源自于此,选择在纽伦堡审讯战犯有巨大的象征义,正好符合纽伦堡审判革除纳粹思想的目的。

上个周末阴雨朦胧,参观完法庭,我们打算草草走一下老城,就坐车去慕尼黑。纽伦堡老城的亮点有集市广场、教堂、美之泉、纽伦堡城堡、玩具博物馆,以及丢勒故居。

地铁从圣劳伦斯教堂(Lorenzkirche)出来,北行没多久就到纽伦堡圣诞市场所在的集市广场。这个圣诞市场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初,此后除了二战期间,每年都有举办。圣诞市场开市日定于圣诞节之前四个整周(Advent)再往前的一个周五(十一月底),闭市于平安夜。这次来还是月初,所以店铺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集市广场东侧是砖砌哥特式风格的圣母教堂。它是神圣罗马帝国巅峰期的查理四世国王下令兴建,祝圣于1358年。他的儿子瓦茨拉夫在此接受洗礼。圣母教堂上也有传统的音乐钟,每天正午钟乐响起,七个红衣选帝侯就会绕着查理四世雕像转圈起舞。网传建教堂的目的除了各种帝国仪式,也是为了保存皇室珠宝。后来皇帝还是觉得不稳妥,就把珠宝千里迢迢运回布拉格藏城堡里去了。

广场上最突出的建筑,就是看着像外星天线的“美之泉”Schöner Brunnen。塔上装饰了40名选帝侯和宗教人物,相当华丽。在“美之泉”外的一圈密密麻麻栏杆中,隐藏了两个可以转动的圆环,传说转动三次就能带来好运,愿望成真。多数游客都能找到面向广场的一个,把它摸得闪闪发光。我们这次幸运地碰到一位好心路人,告诉我们后面其实还有一个环,摸的人少,外表呈铁灰色,阴雨天就更难找到了。

 

集市广场旁边的商店放满了各式节庆玩具,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军官造型的胡桃夹子。做成精巧玩具的它们,已经很难看出其实背后有开关,可以把坚果放入口中,再按压开关让军官”咬碎“果壳的机械原理了。

从集市广场旁的卵石路北行上山,路过市政厅,三四百米就抵达山巅的帝王城堡 Kaiserburg。帝王堡作为要塞,历史超过千年,而有确切记载的则是1140年德意志国王康拉德三世(Konrad III),在此兴建第二座城堡作为皇室居所。此后又经过数百年的扩建,才呈现今天的规模。历史上每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都曾在此居住过。而现今,城堡东侧的建筑被改作青年旅馆,向世界背包客开放。

城堡下来沿着城墙西行就会到达丢勒故居。丢勒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德国油画、版画和雕塑家,对透视和人体解剖学也颇有研究。维基百科说,丢勒早在十三岁就给自己画了幅很厉害的自画像,比达芬奇还要早个二十年。而他在57年人生中,除了各种艺术创作,还给自己画了近十幅自画像,光线表现力有日后伦勃朗的风范,史称”自画像之父“。

 
维基百科上的丢勒自画像和画作

从丢勒故居南行回市中心,会路过玩具博物馆。天气实在太糟糕,加之时间匆匆,就两个都没进去。此次天雨不断,照片也是一片阴冷,但我们其实都挺喜欢纽伦堡这个巴伐利亚第二大城:它有山有水,老城不算大,干净而精致。史书说这里二战被炸得一团糟,战后也都重建回来了,教堂什么的还是几百岁的砖石,城墙依旧像几世纪前一样守卫着老城区。

旅游书提到一个景点,是二战时存艺术真迹的防空洞。战火烧到家门口了,他们竟然还能建一座空调恒温的防空洞,去维护几百年的艺术品,这对文化是何等的尊重。很多人写欧洲,都会写到人们简单纯真的生活,一杯咖啡一块蛋糕就一下午的闲暇心态。其实背后对文明的尊重和追求,孜孜不倦的人文关怀,才是成就今日欧洲的关键。如果人们都在为生计奔波,将来和子女都无保障,心态又怎会闲得起来呢?

From → 旅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