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国三大男高音.弗莱堡音乐会

2012/09/09

来听这个音乐会还有段小故事,早在一月前看到海报,我们就想着要用音乐厅的换票券换票过来看,结果当时海报宣传写着弗洛伊登 Freudenstadt,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后来每每再看到海报也没留意。上周有友人因为周末有事,把票转给我们,才知道原来弗莱堡也有一场,而且是整个德国巡演的第一站。音乐会后我们在餐厅见到他们一行,问一位组织者为什么选到弗洛伊登和弗莱堡这样的小城,他们说巡演的这一段是德国方邀请,作为南德音乐节的重要节目,我们都心想,德国组织方是要赔钱了。

友人的票在音乐厅后排,开场后发现上座率不高,大家就纷纷向前坐了。在十排开外的座位,鼓槌的每一次敲击、提琴的每一次引弓,都听得一清二楚,三人高歌的洪亮音色,更是切割空气的透彻感,高音里带着一丝声带的颤动,大有冲破音乐厅之势。音乐会曲目除了经典的《今夜无人入眠》、《Santa Lucia》等,也不乏《达坂城姑娘》《凤阳花鼓》这样轻松愉快的中国传统曲目,在近半歌曲是中文的情况下,德国老爷爷老奶奶也是听得一个欢,下半场每首结束都起身鼓掌,在弗莱堡音乐厅是真不多见。莫华伦以流利德文向观众致意,也着实惊喜了一把。

伴奏乐队是 Europe Philharmonic for the Future,成员都非常年轻。期间乐队低音提琴手介绍说,当时找到著名的钢琴家指挥家 Justus Frantz 执棒,还担心乐队经费不足请不起,没想他直接说,那我就免费帮你们吧!这场音乐会,学生票的价钱是 20€,遇上上座率不足的情况,组织方还鼓励大家向前。友人猜测说,在国内看这么一场,这个座位得过千了,会后遇到的中方组织者也确认了北京大剧院 1680¥的报价。

少了炒作,多些艺术,这是在他乡听中国男高音最大的感触。特别是会后在香港楼餐厅,看他们三位换上便装,谈笑着走来,戴玉强还亲切地跟我们玩笑握手,我这个门外汉也是感动万分。国内明星高高在上,票价也是尊贵万分,在这简单朴实的黑森林小镇,我们才有幸能跨过这种种浮夸,回到艺术最纯粹的感动上。镁光灯不太多,铜臭味飘远,留下一个满是歌声和掌声的初秋夜晚。

Advertisements

From → 杂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