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加那利群岛.微缩大陆大加那利

2012/07/11

加那利群岛位于北回归线偏北,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冬雨夏旱,气温平均。西边三岛 El Hierro、La Palma 和 La Gomera 因为东北信风带来的潮湿气流,雨水充足,岛上有亚热带雨林;东面 Fuerteventura 和 Lanzarote 则跟对岸撒哈拉气候类似,干燥少雨,荒漠地貌。正中间的两座大岛 Tenerife 和 Gran Canaria 最为有趣:岛中央一座大山,挡住了信风和水汽,于是向风的北岸潮湿多雨,树木葱郁,背风的南岸干燥炎热,戈壁成片。又因为有高山,海拔差异显著,气候地形变化多端,于是得名“微缩大陆”。

飞机摇曳降落在西班牙最繁忙机场之一,走半天才出候机楼。还好机场大巴就在一侧,半个多小时就开到了岛南的商业中心 Yumbo Center。

因为近乎完美的沙滩,Yumbo 这一块是加那利群岛最早建起的度假区,半世纪前开始的旅游开发,今天看来就有些陈旧。到夜幕低垂,各地游客游走在喧闹的大排档间,小酒馆灯红酒绿,海风吹起烧烤的味道,耳边是过气的电子舞曲,好一番八十年代情怀。

 

有前两个岛的经验,我们一到酒店就开始找当地旅社资料,原本打算顺上首府 Las Palmas,可惜过去的团多是购物团。在酒店前台大叔的热烈推荐下,最终报了个走马观花团,走走小镇,爬爬高山,一览微缩大陆的景致。

这个团从岛南出发,早上一路沿东岸高速北上,途径历史小镇 Telde 和首府 Las Palmas,然后在朗姆酒之乡 Arucas 拐弯向南,一路山路爬升。下午越过山脊之后,大巴就南行下山,看个峡谷就放大家回家了。

在 Telde 小镇只有半小时停留,看点就是这座简朴的十六世纪 San Juan 教堂。加那利岛建筑特色,油漆故意不刷完整,露出部分砖石的“奶牛墙”也有见到。

Telde 亦是三毛和荷西长住的地方,有网友走访了他们的故居,写了篇很生动的游记:
七色地图 – 在加那利群岛寻找三毛的足迹(新浪博客)

大巴随后路过了大加那利首府 Las Palmas,我们只能在高速上一瞥这个西班牙第七大城的外围。于是哥伦布故居,还有古教堂和古城堡,都没能看到。

在帆船航海的年代,从欧洲大陆出发,藉信风南下一千公里,加那利群岛是完美的补给站。哥伦布首次美洲航行,就是从 Las Palmas 出发的。航海家们都爱在这里祈祷好运,然后扬帆起航,刚好能顺着赤道东风,直达美洲。欧洲各国的航海冒险,为加那利带来了大量财富,也带来了掠夺和战乱。十六世纪海盗横扫,荷兰人久攻不下,十八世纪纳尔逊输了海战丢了手臂,十九世纪弗朗哥在 Las Palmas 发动西班牙内战,种种历史远去,都化作了大西洋的阵阵涛声。

 

路过 Las Palmas 没多久,大巴抵达大加那利北岸的 Arucas。这是个西班牙风情小镇,中心矗立着高迪风格的大教堂 San Juan Bautista。这座看似现代风格的大家伙,其实花了七十年才建造起来(1909-1977)。

短短十来分钟拍照后,我们就前往 Arehucas 酒厂。他们是欧洲最大的朗姆酒(Rum)制造商,亦拥有欧洲最古老的酒窖。珍藏陈酿的酒桶高高堆起,飘出淡淡的糖香。

朗姆酒是一种直接由蔗糖酿造的蒸馏酒,最基本的版本并不需要过木桶储存,所以味道辛辣酒劲十足,很受水手欢迎。十六世纪西班牙征服加那利群岛后,首要经济活动就是种植蔗糖,然后酿酒卖给英国人。后来美洲航线开通,种糖酿酒业挪到美洲加勒比海一带,加那利的经济就衰败下来了。

关于朗姆酒还有个典故,前文提到的英国海军将领纳尔逊,在对法国西班牙的特拉法加战役中战亡,遗体运回英国时为了防腐,浸泡在朗姆酒中。于是朗姆酒又被称作“纳尔逊之血”。

现代朗姆酒为降低新酒的辛辣刺激,会陈酿一部分,顺便卖个高价钱。另一个办法是混入别的糖浆,直接制成鸡尾酒。酒厂参观后可以免费品酒,二十来瓶朗姆一字排开,从“低度” 17% 的果酒,到 37% 酒精的陈酿一应俱全。我们试了热门的几支,觉得原味朗姆即使经过陈酿也非常辛辣,相对低度的香蕉、咖啡和小麦口味就可口很多,酒香糖香相得益彰。这里每支酒售 8.50€ 上下,比 Bacardi 卖得便宜。而且导游倒完酒就会回车上休息,等大家慢慢购买,应该是没有收回扣的问题。

喝过酒,大巴就开始漫长的盘山旅程,蜿蜒山路转得人昏昏欲睡。路两边的景色果然就像理论所言,北面的大西洋信风带着水汽,吹上山坡,冷却凝结成雨,所以直到大加那利最高峰附近都是葱葱郁郁,绿树成荫。奇怪的是,这一片却被命名为 Valleseco“干燥谷”,我猜这可能是早年探险家的小把戏,故意说反话,把好地方从地图上藏起来,就跟冰岛和格陵兰的故事一样。

正午时分我们抵达了最高峰附近的观景台,一览大加那利的西边全景:山顶的怪石 Roque Nublo,壮丽的山谷,还有对岸 Tenerife 的泰德峰。因为天气炎热,大加那利最高峰 Pico de las Nieves”雪峰“已经没有雪了。

 
维基百科图片:Roque Nublo 山顶巨石

随后大家被拉到一个不起眼的餐厅,前餐沙拉,主菜肉排薯条,后餐有甜点和水果,每桌还送一瓶饮料一支红酒,人均只是十欧而已。同桌的德国爷爷吃爽了,大呼这样的一顿在慕尼黑得三十起跳。回想起岛南边的物价,我想大抵是山顶这块太冷门了,自驾客都不愿意来,餐厅也只能做做团餐的生意。下午路过一个咖啡店,也是游人零星。倒是店门上大大的 HB 啤酒广告,提醒着我们德国游客的影响力。小小一个岛,商机竟也可差这么多,不愧是“微缩大陆”!

午后翻过山脊,大巴就蜿蜒南下,满目绿色渐渐褪去,剩下片片裸露的岩石和倔强成长的沙漠植物。只有汇聚水分且阴凉的山谷,勉强能长出几棵棕榈树,留下“三千棕榈林”的美名。回想早上“干燥谷” 葱葱郁郁,下午“棕榈山谷”却如此干旱荒凉,探险家这命名玩笑着实是开大了!

从半山眺望南部旅游胜地 Maspalomas,看似大片的度假酒店,在大自然的映衬下,不过是海洋、沙堆、大山戈壁之间的小小绿洲。身居其间的时候觉得周遭都是现代文明,科技无所不能,走远几步,存在感却是这般虚无渺小。不禁想起一句电影台词,“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刚刚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

下午旅程结束,我们顾不上休息,就直奔南岸的沙山。
就以这沙堆、沙滩和沙漠的故事,为加那利系列游记作结吧。

From → 摄影, 旅行

One Comment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加那利群岛.攻略札记 « Jim's Blo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