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周末半天.卢森堡

2012/04/14

卢森堡是一个位于西欧中心的国家,欧洲仅存的大公国。其实,别的欧洲小国如摩纳哥、列支敦士登和安道尔,都和大公国差不多:这些国家的元首都由君主担当,只是君主地位较低。大公国的意思就类似诸侯国。卢森堡非常富裕,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位居世界前列,发财的秘诀是高度发达的金融业和有利避税的税法。

卢森堡的历史始于中世纪,公元963年Siegfried大公建起了第一座卢森堡城堡。此后四百年间,卢森堡被占领、摧毁、重建了不下二十次,继而成为欧洲仅次于直布罗陀的要塞。1867年“伦敦条约”承认卢森堡独立,卢森堡进而宣布中立,可惜好景不长,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两次入侵卢森堡,战后卢森堡赶紧放弃中立态度,加入北约,还成为大力推动欧盟形成的创始国之一。

从德国前往卢森堡,最便宜的方法是在边境城市(譬如特里尔)购买德铁卢森堡特价Luxembourg Spezial,特里尔出发的价钱是8.40€全天有效,德国境内则由州票/周末票覆盖。卢森堡市虽说不大,如果想几个小时逛完,还是推荐当地大巴,1.50€ 两小时,比德国各地都要便宜很多呢!


微软Bing地图上的Kirchberg高地建筑群航拍。右下角为MUDAM博物馆。

按Lonely Planet介绍,卢森堡市区大致分为四块:比较普通的火车站附近,商店与景点云集的老城,绿树成荫小河潺潺的河谷,还有Kircberg高地。因为城区景色大同小异,我们这次就先直奔远方Kircberg高地的卢森堡现代艺术博物馆MUDAM(Musée d`Art Moderne Grand-Duc Jean),从火车站乘1、16路公交,到Philharmonie/MUDAM站下。顺便一提,MUDAM旁边的白色音乐厅Philharmonie是西欧声学效果最好的音乐厅之一,其设计师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赢过1994年的普利策奖。


MUDAM官网照片集。摄影师 Christian Aschman

MUDAM官网介绍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卢森堡经济腾飞而决定要新建一座现代艺术博物馆,贝聿铭因为参与巴黎卢浮宫翻新工程,还有柏林德意志历史博物馆的经历,被钦点为博物馆的建筑师。MUDAM选址在Thüngen古堡遗址上,贝聿铭于是设计了一座现代感十足的新世纪城堡,向著名的法国城堡建筑师Vauban致敬。整座建筑耗资一亿美元。(作为对比,同是普利策奖大师设计的广州歌剧院(Zaha Hadid),建筑费用为13亿人民币)

甫一进入城堡中庭,首入眼帘的就是我们觉得最震撼的作品,Conrad Shawcross 的 The Nervous Systems (Inverted) 2011(倒置的神经系统)。这本质上是一台巨大的缆绳编织机,顶部有162个分组线团,依次被编织成细缆绳,然后一组组绞在一起,最后形成底部的彩色粗线。作者介绍说整座装置艺术的六边形态以及复杂的顶部系统,象征着现代科技尤其理论物理学的发展,而“缆绳”概念则启发自“弦论”。不过即使是顶部最小的装置单元,也旋转得十分缓慢,刚进入展馆时几乎觉察不到它在转动。底下照片,从左下角拐弯处到中间白色标签处,就已经是一整天织出来的缆绳长度了。这种缓慢亦如时间长河,察觉不到流逝,却留不住分秒。

 

穿过地面层左侧的展览,一座黑喷泉叫人眼前一亮。回家查资料才发现,它似乎不属于展厅里的作品集,也许是展厅永久陈列的作品。

其余的展览,或色彩缤纷,或简约直接,或异想天开,在这些展品的衬托下,简单冰冷的博物馆也显得温暖活泼起来。我又联想到卢浮宫内舒服的参观体验,联想起Herzog & de Meuron(鸟巢设计师)的Vitra Haus。我想相比H&dM这样的先锋建筑师,我还是喜欢贝聿铭多一些,他建筑的美妙,实地走一走,体验一会儿才能看出来,又因为形式的抽象简单,经久不衰。一如达芬奇言,“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简单是终极的复杂)

MUDAM里第三个让人叫好的作品,是一座室内小教堂。在基督教盛行的西欧,古堡一般都会内建一座教堂,很多不以打仗为主要目的的城堡,教堂更是最耀眼的组成部分(譬如布拉格城堡)。在布满现代家居的中庭,推开一座深黑的大门,哥特式的尖拱门、亮彩窗、圆窗花一一出现,一瞬间仿如穿越到真正的古堡,回到过去。然而整个小教堂作为一件装置艺术,玩穿越只是前戏:细细观察就能发现,窗花彩绘的才不是圣经故事,而是一幅幅彩印的电路图、机械设计,混搭各种人体透视,猎奇而和谐。亦古亦今,亦真亦幻,这大概是对贝聿铭设计MUDAM“对话城堡,沟通远古与现代”的理念最好的呼应。

  

从MUDAM出来,我们赶紧乘车到Hamilius广场(图中左侧黄点,随意逛逛老城区。Hamilius广场大抵是市区除火车站外,公交最集中的一个站点,位于老城区以西。从这里出发东行,很快就能抵达Lonely Planet徒步路线的起点:d`Armes广场(图中左侧蓝点。从广场出发沿Chimay路南行,很快能见到峡谷边上的“金色女士”纪念碑(下方红点。它最初是1923年为纪念一战烈士而建,1940年纳粹入侵把碑体轰倒,1950重建的时候就顺便纪念二战烈士和在朝鲜战争捐躯的卢森堡士兵。1955年金色的和平女神像被偷走,过了三十年才找回碎片,修复原样。2010上海世博的时候,这座雕像被运到了上海世博会卢森堡馆,我想那时候来卢森堡市的游客,一定很郁闷了。不过亦如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雕像被运到上海,国外的原址剩下一台电视,连着地球另一端一台24小时不断的摄影机。可惜对于这么重视世博的外国友人,有些国人并不太领情,还大肆在摄影机前不文明举动,也被完完整整地拍了下来。看不到原址的国外游客,一定更郁闷了。

从纪念碑出发,沿峡谷东行,可以观峡谷景色,也可以拾级而下,一探芳踪。Lonely Planet说,沿途有卢森堡地堡的入口,游客可以一览欧洲第二要塞的风采。

纪念碑旁边是卢森堡的圣母教堂。走过教堂,沿罗斯福大道(Blvd Roosevelt)继续前行,绕过东南角的St Esprit高地,就能看到卢森堡老城的东侧河谷,还有MUDAM所在的Kirchberg高地。从老城东侧往东北方走,能到达地图右侧的Chemin de la Corniche,此处景观很赞,号称欧洲最美的阳台。

 

随后可以沿着Sigefroi路往回走,留意期间路过的一条小巷,Rue de la Loge,里边有一家小酒吧Monkey`s Bar(地图中右方黄点,二层外面写着卢森堡的国家格言“Mir wëlle bleiwe wat mir sinn”(我们一如既往)。从Sigefroi路继续西行上坡,能看到卢森堡国家历史艺术博物馆 Musée National d’Histoire et d’Art,从Monkey`s Bar附近转入Rue du St-Esprit,则能到达卢森堡市历史博物馆 Musée d’Histoire de la Ville de Luxembourg。

  

从两座博物馆继续西行,就到了卢森堡大公馆和国会。大公馆对面小巷正对Guillaume II 广场,广场边上一座白色墙壁的大屋子,是卢森堡的市政厅。Lonely Planet的一个半小时徒步路线以此结束。

从马克思故乡特里尔,一路来到资本主义发展良好的卢森堡,我们看到故居留言本上满是中文留言,而罕有欧美游客;另一边资本主义的特里尔和卢森堡,人们都安居乐业,无忧无虑。依稀记得,教科书里谈马克思和共产主义,一开始总是两句话:“工作劳动成为一种生活需要”,“从按劳分配到按需分配”。随后教科书话锋一转,开始谈剩余价值和再分配不公。

其实宏观经济本是个很简单的命题,至繁归于至简,就是整个社会生产多少财富,然后每人能分到多大一块经济蛋糕。早年马义对重工业的偏爱已在苏联的失败中得到否定,而到了我们的教科书,宏观经济最重要的命题:财富生产,几乎是避而不谈。我们花很大的笔墨去关注蛋糕怎么分配,却没有怎么想怎么去做大这块蛋糕,大抵是因为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如果没有一个多劳多得的制度,大家工作都会不那么积极,整个社会的产出就会日渐减少,发展不可持续。西方经济学管这个叫“搭便车问题”。北欧社会福利太好“养懒人”的批评,大家其实都懂。改革开放推市场经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背后就是摈弃平均分配,引入激励机制,成效也是有目共睹。

可能你会问,如果不按劳分配就无法做大蛋糕,那如何可以按需分配?其实矛盾的点就在于,我们总是简单地以为多劳多得的得,就是按需分配的分配。每个人都想要最好的房子、最好的车子、最好的位子,如果单纯按需分配,又怎么可能在蛋糕不能做大的情况下,满足所有人无穷的欲望?

如果超越表面的金钱报酬去思考,一个人生活最重要的是什么? 第一步是生存,免除疾病和天灾的困扰;第二步是温饱,拥有维持基本生存的经济条件。国家作为公共服务机器,有确保人民“病有所依,老有所养”的责任。在最早出现强制社保制度的德国,这体现为法定的全民参与医保制度,还有与个人紧密挂钩的养老保险。有条件的失业保险、寿险、生育补助也一应俱全,基本上确保了个人不会因为自然的偶然事件,而濒临死亡的边缘。在这样一个制度下,基本生存权和基础温饱都得到很好的保护,至于更好的房子、更好的车子、更好的位子,这些就要靠个人努力了。

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人均GDP数据,购买力平价调整*后,卡塔尔以102,891美元排名第一,卢森堡84,829刀第二,香港49,517刀第五,美国48,147刀第七,德国37,935刀第十七,台湾37,931紧随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8,394刀排第九十。

—-
*购买力平价调整,就是计算一组标准物品在不同地区的价钱差别,如果在甲地需要两元,在乙地只需一元,就认为两地的货币兑换比率应该为 2:1。

一个著名的民间指数为麦当劳巨无霸汉堡包指数,在中国一只巨无霸约为15人民币,在德国是3.5€左右,按照这个比率,巨无霸指数认为一欧元应该兑四大约人民币。然后以此来换算中国和德国之间的GDP数字。之所以选择巨无霸汉堡,是因为它是全世界麦当劳都会卖的一款汉堡,具有可比性,而且里边既涉及基础食物(面包),也包含肉类和蔬菜,还有人力投入,以及店铺的水电成本摊分,涵盖了社会生活的多个方面。

虽然只是一个民间指数,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精挑细选的那一组物品相差很大,但还是有国家很重视这个事情,维基百科报道,阿根廷政府就曾经为了一个好看的统计指标,勒令麦当劳半价出售巨无霸汉堡。麦当劳后来为了不亏本,就以三层的Triple Mac取代巨无霸,停止一切巨无霸的相关广告,但作为镇店之宝,巨无霸仍然有售。

From → 经济学, 摄影, 旅行

2条评论
  1. 在欧洲学习就是有周末可以随意到别的国家转转的便利

    • 呵呵突然发现这个 Blog 有人在看,惊喜了一下。说是去别的国家,其实就跟国内跨省旅游差不多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