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周末半天.特里尔

2012/04/12

三月份恰好有个周末在波恩,就和太太一齐去特里尔和卢森堡城一天游。特里尔是阿尔卑斯山脉以北最古老的城市,也是卡尔马克思的出生地。隔壁的卢森堡,则连续几年蝉联世界人均GDP第一。一天之内,从共产主义摇篮走到资本主义的金融中心,也真是一趟奇妙旅程。

特里尔城的主要景点都在老城,相距不远。从火车站出来(图中右下角黄点地图外),直走五百米,就能到达大黑门Porta Nigra(右上角蓝点,特里尔市的象征。这座旧时的城门建于公元180年,后期曾改建为一座教堂。上次来特里尔的时候,大黑门旁边的旅游中心有售“特里尔世界文化遗产通票”,包含了登大黑门以及古罗马斗兽场、古罗马凯撒浴场的门票,这次因为时间关系,就都没有进去。

从大黑门沿步行街南行(图中蓝线就能走到特里尔城中心的集市广场,在集市广场一角可以看到一座红房子,上面牛气哄哄地写着“ANTE ROMAM TREVERIS STETIT ANNIS MILLE TRECENTIS. PERSTET.ET ÆTERNA PACE FRVATVR. amen”(罗马之前,特里尔已屹立了1300年)。集市广场东侧(中间红点. 地图右侧为北方)有特里尔大教堂和圣母教堂。作为德国最古老城市,特里尔还是阿尔卑斯以北基督教的起点。大教堂里珍藏了一件据称耶稣穿过的长袍,在都灵裹尸布被证伪的今天,这件圣衣有尤其重要的象征义。

 

从两座教堂沿小巷往南,走到豁然开朗处,就到了康斯坦丁大殿和选帝侯宫(地图下方蓝点。康斯坦丁大殿(Konstantinbasilika)是一座早期基督教堂,以内部空间巨大,无额外支柱而著称。选帝侯宫(Kurfürstliches Palais)则是一座紧挨着大殿的洛可可建筑,精妙奢华,为18世纪特里尔大主教的居所。当时大主教位居选帝侯,拥有推举国王的权力。

换个角度想,早于封建君主的年代,西欧皇帝的实权已分散到各地诸侯,随后君主立宪,民主改革,也是顺利成章。中国政体自秦皇开始中央集权,发展多年,这种组织形式早已超越政治讨论,深入中华文化。所以空谈西方民主,裨益不大。权力没错需要制衡,但政治的核心不该集中于权力本身,而是如何更有效地组织社会,也就是常说的“和谐”,这样才能跳出权术之争的小圈子,走向政治经济学的大环境。前些日子香港选特首,又有人搬出普选这个老话题。其实普不普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选举期间候选人陈述施政纲领,相互辩论,选举后他们对自己诺言的兑现,重要的是选举过程本身作为一种教育,告诉年轻一代参政议政的意义。而这恰恰是我们目前最缺乏的地方。

前文提到特里尔的凯撒浴场(Kaiserthermen)和斗兽场(Amphitheater),它们都位于老城南边(地图左下方黄点外)。其中凯撒浴场除了巨大的地面废墟,还能看到一座有若干拱门的古罗马遗迹。记忆中斗兽场从外部看不大出来,不像罗马那一座恢弘巨大,更像是一个人迹罕至的体育场。

匆匆走过凯撒浴场,中午时分,我们去了中国人必访的马克思故居,Brückenstraße 10(地图左上方黄点外)。马克思故居现为一座介绍他生平的小博物馆,门票4€ / 学生2€,有提供中文的语音导游,留言簿上也是汉字种种,各有意思。

1818年,马克思的父亲租了这所房子,一楼作律师所,上层居家。5月5日卡尔马克思出生在次,一直生活到十七岁离开家乡。他随后到波恩和柏林,学习法律和哲学,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去世,长眠伦敦。

说到马克思,就一定会提及他的学说。根据《经济学精简百科》,马义的核心是劳动价值论:商品的价值可以以生产它的平均劳动时间来客观衡量。如果平均而言,生产一双鞋子的时间是一条裤子的两倍,那么鞋子的价值就应该是裤子的两倍,与实际的原材料投入没有关系。”我记得,我们的教科书将此译为“无差别的人类劳动”。由此出发,地主坐地起价出租耕地,资本家雇佣工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本万利的生意,那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本科的时候,马义经济学是一门政治必修。我记得当时问了老师一个问题,有兴趣的同学,不妨也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的马义解释。这个问题源自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有两个人,小明和小红,小明比较擅长狩猎,小红比较擅长织布。小明一天可以打四只野猪,或者织两米布;小红一天只能打两只野猪,但能织四米布。在没有交易的年代,他们俩都必须自己解决吃穿问题,所以都只能半天狩猎,半天织布,整个经济体的产出是小明两猪一布,小红一猪两布,加起来三猪三布。

如果允许交易,小明小红都可以全天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事情,然后透过贸易来获得自己不生产的商品。整个经济体于是可以有四猪四布。他们俩仍然是工作一天,却多生产一猪一布。西方经济学把这个解释为贸易的价值,背后原因是小明和小红“比较优势”的不同。由此类推,我们可以进一步解释资本的价值、风险摊分的价值、…… 因为不同的人特长不一样,手头能使用的资源不一样,让大家都专注于自己最擅长的事业,社会资源就物尽其用,有更多的产出。而根据劳动价值论,拥有资源、承担风险,这些都不是“无差别劳动”,不产生商品价值。由此要解释现代社会的运作,一下就晦涩了许多。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道理我们一直都懂,不是吗?

《经济学精简百科》:The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Economics. http://www.econlib.org/library/CEE.html

Advertisements

From → 经济学, 摄影, 旅行

One Comment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周末半天.卢森堡 « Jim's Blo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