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巴黎.卢浮宫.其它作品

2011/08/13

我们的巴黎之旅以卢浮宫开始。因为是7月第一个周日,各大博物馆免费。卢浮宫门前于是人山人海,我们九点去到,队伍已经排到后院里饶了一圈。卢浮宫的工作人员也举着一块“如果您现在站在这里,大概要排三小时的队”的牌子,四下建议游客改日再来。我们于是做好了改日程的准备,临走前去看地铁站附近的苹果店,突然发现倒金字塔所在位置也是一个入口,排队不过五分钟,于是就径直走进去看了。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大金字塔附近还排了两三个小时长度的队呢!关于卢浮宫各个入口和里边的展馆分布,官方网站上是有参观指南可以下载。这点功课还是不要偷懒了。

贝聿铭的玻璃金字塔

参观卢浮宫,最早见到的是玻璃金字塔,而当初建它的目的,正是为卢浮宫设立一个清晰明了的主入口(现在主入口是清晰了,不过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其实还有其它入口……)。网上介绍说,这个主入口建筑要求“大而突出,但又不能太突出”,一方面要让方便游客找到,另一方面又不能抢宫殿的风头。当时,法国总统密特朗走访了多座博物馆,最终“钦点”贝聿铭负责此项工程,亦一直支持他至金字塔完工。而贝聿铭在巴黎住下半年之后,选择在一个距离卢浮宫东、南、北侧宫殿相等的位置(却不在巴黎轴线上)建金字塔。全玻璃的建筑采光良好,本身的透明度亦可以降低对周遭建筑的影响;而金字塔形状简洁,不会有过多柱和梁结构,只需要小型骨架即可支撑,同样可以降低对周围的影响,亦能增进采光。法国人本来没被钦点就不爽,现在看到这个不在轴线上的金字塔设计,就更不爽了,为此贝聿铭还在实地建了个1:1的骨架,解释他的概念。又因为密特朗的大力支持,这座“让贝聿铭一生自豪的建筑”才得以开工建成。
(原文链接:贝聿铭的法国卢浮宫

想起历史上不少伟大建筑,像香港汇丰银行(HSBC)大楼、广州歌剧院,都以超支收场,一方面人民当然可以大力批判政府乱花钱,但最终成就的美学意义,又真是无法以金钱衡量。

除了一正一反两座金字塔,卢浮宫大金字塔内的两座楼梯也一左一右互相呼应:外形比较传统的自动扶梯,对着的南侧展馆陈列的是古时展品,而比较抽象现代的螺旋楼梯(另一个贝聿铭标志设计!),则对着存放较近代作品的北翼。

 

拿破仑三世套房

时间所限,参观之前我们就作好两三小时走马观花的打算,结果还真如“馆藏杰作之旅”所言,两小时不到就看完了。于是大家就奔赴游客较少的卢浮宫北翼,看拿破仑三世套房。卢浮宫官网介绍说: 拿破仑三世从1852年至1870年统治法国,他的套房是当时装饰艺术的绝佳典范。庄严的大餐厅置有长餐桌、镀金铜边黑木餐架,华丽的天花板勾勒出异国飞鸟掠过明亮天空的彩绘图案。这间主客厅的彩绘和雕刻丰富而绚丽,代表了当时建筑风格对奢华和舒适的追求。

看完拿破仑套房和一些较近代的作品,我们在匆匆离去之前,突然看到这幅名作:

豆瓣上有介绍(Gabrielle d’Estrées and one of her Sister

這幅畫作為Gabrielle d’Estrées et une de ses soeurs (Gabrielle d’Estrées and one of her Sister 浴中的加布麗葉和她的一位妹妹),約於1594年出自不知名的楓丹白露畫派畫家.因為畫中人物動作曖昧,許多人將它聯想到女同情慾,後代不少女同藝術創作者延用畫中主要元素再次創作.

事實上,原作與女同一點關係也沒有.很多古典畫作都充滿象徵性的暗號.右邊金髮女子是法國國王享利四世的愛妾加布麗葉,整幅畫是暗示她懷孕將為享利四世生下小孩.左邊是黑髮女子是她的姊妹,對方伸手捏著她的乳頭表示她將哺育;後方有位侍女正低頭為新生孩縫製衣服.加布麗葉本人拿著一只權戒,像徵她與國王的關係.

她為享利四世生下三個小孩,不幸在生產第四個小孩時難產而死,當時才26,27歲左右.謠傳她是被人下藥毒死.

知道這些典故再回頭看這幅畫,別說是沒有女同情慾,連情慾都不見了.根本是一場宮殿性冷感的反諷寫照

卢浮宫官网的介绍则较为含糊中立: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和姐妹维拉公爵夫人)浴中的两位全裸女子在做什么呢?这幅画是十六世纪末的一幅匿名作品,第一眼看上去会给人失礼之感。对画中内容的解读也有很多不同版本。

这幅绘画的作者不得而知,但画风为典型的枫丹白露第二画派的风格。枫丹白露画派是对一批意大利艺术家的称呼。十六世纪中叶,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er)将他们召集到枫丹白露宫进行装饰工程。到了十七世纪,法国国王亨利四世(Henri IV)再次将一批艺术家召集到枫丹白露,但这次来的是法国艺术家,被称为“第二代枫丹白露画派”。画中两位年轻女子身体凹凸曲线的表现手法体现出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艺术的影响。而远景处的室内情景则带有佛兰德绘画的特点。

画家娴熟地运用了透视技法,以写实手法表现了浴缸里的白色布单和两块勾勒出画面框架的帷幔。而远景处室内的另一番景象则营造出画面的进深感,突出显示了透视效果。这幅彩色画作中布局奇特:沐浴中的两位年轻女子和神秘象征物——比如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手中的戒指,其极度细腻的、对女性裸体的处理方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画中左侧的光源朝着两位女子照射过来,突出了从暗处远景中跳脱而出之女性身体的凸凹美。

画中的两位年轻女子一个是亨利四世(Henri IV,1553-1610年)宠爱的女人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1571-1599年),另一个可能是她的一个姐妹(左)。左边的年轻女子用手捏住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的乳头,这个令人费解且又充满深意的动作常常被解读为暗示着哺乳,即表示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身怀亨利四世的私生子。在远景中,一个年轻女人正做着针线活——可能正在为即将出生的婴儿缝制衣服——再次证明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怀孕这一解释。洗澡也可能与怀孕有关,因为那个年代的孕妇和产子后的妇女都会经常洗澡。除了这些与母性有关的细节之外,还有加布莉埃尔手中的戒指:戒指可能是暗示加布莉埃尔•德斯特蕾和国王的婚事在即。

 

最后援引维基百科对卢浮宫前小凯旋门的介绍作结:

卡鲁索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建於1806年到1808年間,做為杜樂麗宮(Tuileries)的入口。隨著宮殿的消失,卡魯索凱旋門變成卡魯索廣場的主要標誌。它在1806年被委任建造用來紀念拿破崙前一年的軍事勝利(奥斯特利茨战役)。更為著名的大凱旋門也於同一年設計,但它花了三十年去完成建造,而且大約是其兩倍大。

更多照片请移步Live相册:Paris 巴黎

Advertisements

From → 摄影, 旅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