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Vitra设计厂.二

2011/07/31

看完Frank O.Gehry,下一个与他匹敌的大名字,应该就是Zaha Hadid了。和Frank Gehry类似(甚至有过之无不及),Zaha的设计也相当出位,是那种不看介绍就能吓人一跳,看完介绍再吓一跳的神奇点子。刚接触设计的人多少都会喜欢这些特立独行的点子,就如同Philippe Starck那只其实不太好用的榨汁机…… 看过一轮,大家才会开始问这个比较根本的问题:为什么我们需要这样的设计?


Fire Station (1993) Zaha Hadid

对比其它建筑师,Zaha的设计真正建出来的并不多,1993之前更是一栋没有,所以一直被同行笑为纸上建筑师。建不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太天马行空了,工程师根本搞不定把设计稿变成现实。1981年,Vitra厂区毁于大火,当时Weil还是一个小小镇,消防车要翻山一个小时才过来,所以等火被扑灭的时候,其实也没什么能烧的了。随着新建筑慢慢建起,Vitra就希望自备消防站,于是请了当时也急于“建成”一座楼房的Zaha。

消防站的理念很简单:一排大门,能快速打开,让所有消防车瞬间出动。所以,最简单的方案就是一个敞开长边一面的盒子。而Zaha的想法,是动态建筑(WTF……),一改所有人“建筑=静止”的信念。大胆的线条,几乎全数倾斜的墙壁,这只是开始……

进入建筑后,向导先是很有居心地让大家自行参观一阵子,然后让大家留意消防车门在哪里…… 很快大家都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一个两边都是落地玻璃的箱形空间,而屋顶较矮的一边其实不是墙…… 整一面都是一扇扇缓缓挪开的滑动门。这时候问题来了:头顶的厚重水泥顶是如何支撑的咧?

答案就是门框,还有进入展厅的那个小门上一排不起眼的小柱。为了达到这个让人不安的跨度,Zaha还在屋顶做了一道对角线方向的折痕,原理就跟折纸以后,纸张比较能跨越一个凹处一样。而这个“无支撑吓你一跳”屋顶,只是整座屋子¼的玄机(WTF !!)

第二个玄机位于屋子另一边的狭长空间。当你走过去的时候,因为一堵精心设置的墙的关系,你一开始不会留意到走廊末端的墙壁其实是倾斜的。而且你一边走下去,一边会有慢慢下坡的错觉,可是脚底明明感觉的就是平路,iPhone水平仪测出来也是平的。没错,Zaha耍你了,因为整条长廊的窗框、窗户、天花,都是缓慢上升的,而人眼习惯于在相对关系中确定主体,所以就有地板下沉的错觉。

第三个玄机就是这个狭长空间对应的屋顶天台,因为天花缓慢上升,天台当然也是缓慢上坡的。但为了再耍你一票,Zaha设置了一道上升得更快的扶手。所以从会议室里望出去,乃至刚刚走出室外时,你并不会觉得屋顶是斜上坡的。但是走出室外没多久,你的脚就开始告诉你不同的信息…… 在一个极大多数楼房都是所见即所得的年代,Zaha建了一座必须实地体验才能躲过障眼法的神奇作品。

最终的玄机是衣帽间和厕所。整个厕所都是向外倾斜的,但为了加强不稳定感,厕所对面的衣帽隔间却垂直于地面。所以当人们上厕所、或者是洗手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被这外倾的墙吸过去。向导说,多数人都会被这种潜在的不安定感弄得不舒服,解决方法就是找一个水平的参照系,譬如晕车的时候向远方眺望一些相对稳定的景物。Zaha没错留了一扇窗户,不过她很坏地开了一个垂直的细窗,你根本不可能从里边看出水平线来。然后又在洗手盆上方放了一条水平的镜子,位置很高,多数人非但照不到镜子,还要忍受镜子里倒映出的双倍倾斜的世界…… 最后还有一个很坏的细节,上楼楼梯每一级都只有一端固定,而面向扶手栏杆的一端其实是悬空没有连上。所以如果游客参观完所有房间,从二楼返回地面时觉得晕而紧抓扶手(因为实在太多倾斜墙壁,呆久了水平感会有些怪),楼梯其实晃得越厉害……

向导对Zaha设计的评语,就是非常淘气,非常动态,而下一站安藤忠雄充满宁静与禅意的设计,恰好是与Zaha相对的另一个极端。

无论喜不喜欢这座楼,无可否认的就是Zaha设计相当超前。我走出大门,环绕一圈,终于定过神来的时候,忽然觉得从某个角度看,这座楼很像超级游艇 Wally Power 118。只不过,这条船2004/2005才完成设计,直到2008年首航地中海,已经是Zaha处女作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Wally Power 118 网上图片

Conference Pavilion (1993) Tadao Ando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的会议室,勉强亦可算是安藤迈出日本的第一步(1992年他设计了西班牙塞维利亚世博会的日本馆)。Vitra当年为了请他,专门在建筑选址附近栽了一圈樱桃树,挑四月份樱桃盛开的季节跟他谈,才请得动他。安藤这座会议室想达到的就是一种稳定宁静,近乎禅意的感觉,所以跟几乎不可能横平竖直的Zaha相比,安藤几乎不可能出现一面倾斜的墙壁。一切就像日本传统建筑,房子长宽高都已榻榻米来量度,几乎所有房间都是立方体空间,素得让人发毛的原色清水混凝土,和颜色也基本统一的木地板木墙。

向导介绍,人开会时,会因为三个元素走神:颜色、声音、动作。所以会议室都采用隔音玻璃,颜色各种单调,坐在里边没有丝毫不安全感,但也安静得压抑。当与会者背对窗户的时候,唯一能走神的动作就是…… 演讲者了。而更狠的是这是一座向下发展的会议楼,地下的所有会议室,即使坐在面窗的一面,看到的也不过是一面灰色的清水混凝土墙。友人说,这个楼给人以柏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柱阵的压抑感。正是这样。

或许大建筑师都喜欢多想一步,安藤自然也不满足于只建一栋让人专心开会的小楼。他明白通常管理人员开会,总是会赶会议前几分钟,才急急忙忙放下手头的事情冲向会议室。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态度在专注的日本人看来绝对是直接打枪的,所以…… 安藤首先在会议楼外加建了一堵L字形的墙,辅以之字形的路线,目的就是让这些管理人员多绕绕路,可以放松一下心境,放下之前手头放下但仍在心中萦绕的事务。接着他设计了一个窄得过分的门作为主入口,紧接一道窄而黑的长廊,后面才是衣帽间。于是人们的心境,就会像走来开会的观感,绕一绕先平静一下,再挤一挤,杂念也没了,坐进一个单调无边的会议室,只能专心开会咯。

 

Zaha 和安藤忠雄,一动一静,太动太静,我都不太喜欢。真正去住,去工作的话,会疯掉的。没错这些建筑都很有个性、有故事、也能引起人长久的思考和赞叹,然而建筑终究是要被人使用,而且通常人们都需要在里边呆很久,舒服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个性、故事、思考和赞叹。这就像一位超级名星,看上去很美,短时间的相处也肯定会让你惊讶不断,却定不能和你床边絮语,挽手白头。做梦的时候,我们或许都想波澜壮阔、历史篇章,可是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至少我,会希望看见同一面天花,同一张被子,同一个枕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是我,活着才是真切的。如果每天都醒于一个倾斜而所见非所得的世界,大抵会质疑什么才是真实;而如果每天都工作于一个宁静得只有清水混凝土和吸音木墙的世界,可能就会质疑怎样才算活过了。

更多高清图片请移步:Live相册: Vitra – Weil am Rhein

From → 摄影, 旅行

One Comment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再游 Vitra 设计厂 | Jim's Blo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