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蔚蓝海岸.尼斯.蒙特卡罗

2011/07/07

TGV飞驰东行,路过无数“远观梦幻,近看梦醒”的南法小城,路过了小小影城嘎纳,来到蔚蓝海岸最受欢迎的海边度假城市:尼斯(Nice)。网络资料说,尼斯人口35万,面积约72平方公里;作为对比,同样漂亮迷人的海滨城市澳门,人口55万,面积不到30平方公里,密度是尼斯的4倍!所以即使贵为地中海最热门的旅游城市,实地游览尼斯还是十分Nice,不会有你看我我看你,人潮前仆后继的感觉。不过欧洲人一个个都钱包鼓鼓,在他们的冲击下,尼斯吃饭住房都相当昂贵,巴黎物价相比下就厚道很多!

我们原计划逛逛尼斯老城,再到老城边上的小山顶观全景,不过一看到海,整个计划就泡汤了。于是我们吹着海风,晒着太阳,度过了整个旅程最放松的一个下午。尼斯海滩是碎石滩,坡度较大,海水比较凉,海浪也不算小,游泳/晒太阳/观美女还好,漫步沙滩踩踩海水就不太适宜了(比较滑,海浪过来几乎瞬间湿身,波涛之间还夹杂碎石)

 

 

南法之旅的最后一站,我们去了世界第二小国摩纳哥(蒙特卡罗),面积还不到2平方公里,仅次于袖珍城梵蒂冈。因为摩纳哥不对个人收入课税,所以吸引了很多富翁过来避税,再加上一个举世闻名的大赌场(就是凌凌漆同学经常跑去赚钱和把妹的那个),使得他们的人均名义GDP高达21万美元(2010),即使经过“购买力平价”折算(就是考虑当地物价高而适当打折一下经济数据),人均GDP亦超过10万美元,按照老外老生常谈的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的观点,摩纳哥人均GDP是中国的28倍(名义GDP相差49倍!)。此外,摩纳哥还是全球人类发展指数(HDI)最高的地方。

一个在文学电影作品和欧洲人口碑中都奢华异常的小城,走出火车站的时候,还真是朴实得吓了我一跳:各种建筑林立半山,但没有一栋看着像特别昂贵的豪宅。只有不停飙过的天价跑车,停满海湾的大游艇,提醒着你这是全球最贵的地方之一。

 

在这块弹丸之地,除了仰慕一下各种自己买不起的奢侈大玩具,热门的旅游点有:赌场、皇宫、海洋馆,以及F1赛道。摩纳哥是一级方程式最险要的赛道之一,前F1冠军Nelson Piquet曾评价在这里赛车“就跟在客厅里骑车一样”。实地看,除了路边一些红白标志,基本察觉不出比赛路段来,地面没有什么刹车印,而且路真是窄得够可以了。另外赛道要穿过一条很暗的隧道,也是相当古怪的设计。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路过”了一下大赌场,然后赶中午11点去看皇宫的换岗仪式。

 

摩纳哥的皇宫换岗挺不正式的,卫兵们动作常有不划一甚至犯错的时候,他们有时也自嘲地微笑一个。看惯中国各种一丝不苟的阅兵,一开始还真不习惯。后来想想,欧洲人这么注重人权和生活质量,这些细节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看重的是王子卫兵都是人,大家都有平等的生活权利,错了只是不好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记得北京奥运之后,伦敦有个很小的“预告”节目,那时候不少国人都沾沾自喜地觉得我们以大场面压过了人丁稀少的岛国人。其实欧洲人根本不屑要比场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意义,活出各自的精彩,而不是成为大时代下一个小小的牺牲品,大体制下一颗标准化的螺丝钉,才是西方价值观所注重的。这就跟老外老提人权,国人就回应他们无视社会主义发展成就一样,根本就是一个“鸡同鸭讲”的局面。老外注重的不是经济成果大小,而是成果怎么分配,分配过程中有没有个体被集体“欺负”了。因为经历过二战切身之痛的他们都明白,如果允许个体渐渐被集体磨灭,社会很快就会走向独裁。

还记得那个故事吗,

“   當納粹來抓共產主義者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我沒有抗議;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的時候,我保持沉默;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换岗仪式后我们路过了摩纳哥的最高法院、大教堂和海洋馆。旅游书说这座海洋馆是自然岩壁凿成,里边有很多很深的水族箱,游客可以直观地看到不同水深的生物,听起来蛮特别的。从海洋馆旁边的阶梯下山,沿途都是梦幻的蔚蓝景色,海天之蓝更胜尼斯。

从摩纳哥回尼斯,我们就准备EasyJet飞瑞士巴塞尔。20分钟一班的机场大巴,我们几乎在始发车站,车却是提前5分钟离站,或者说推迟15分钟才来。南法真是直到最后一刻,都要给我们留下个不靠谱的印象呢!

航机从法国第三繁忙的机场起飞(仅次于巴黎两个机场),我们飞过了那个嬉闹了一下午的沙滩、徒步了一中午的蒙特卡罗,飞回了阴霾凉爽的北部。在蔚蓝色的海岸线消失后,机翼掠过了一整个小时壮丽的阿尔卑斯山景,然后我们就在延误十分钟起飞的情况下,提前一分钟降落了。走出机舱,天空乌云密布,人也疲惫不堪,但是放眼都是能看懂的文字,各种设施上方也飘着“靠谱”两字,瞬间心窝就温暖起来。

走一趟这样的旅程,会叫人思考梦想和未来:一个靠谱、华丽、气候良好的理想国当然好,然而现实总是另一番样子:如果人人都追求享乐多于工作,那么公共服务就会不太靠谱起来;反过来如果人人都是工作狂,大家都以提高基础设施的运营精度和效率为目标,那社会就注定会比较闷一些。

经济学的学习告诉人们,社会万物没有哪个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们一辈子都活在各种取舍之中,而正是多数人的取舍,造就了今天的社会现实,大家都严苛,社会就严苛;大家都随意,社会也就随意起来。在这种矛盾取舍之下,一个又严苛又随意的社会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注定分裂。明白这一点,再读回很多经典乌托邦理论,就会觉得它们很可笑了。又要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Too Simple,Naïve。

高分辨率图片请移步Live相册:尼斯蒙特卡罗

From → 旅行

2条评论
  1. 我好喜欢尼斯唷。
    去了两次呢!

  2. 法国就是这样的,很多人批评,很多人不喜欢,但是既然住在这里也只好去适应了;我反倒不喜欢别人一味的批判态度,总是有好的一面,这是他们生活的方式,他们存在的方式,不接受但得去理解。无论在世界上的那个地方只要不是当地人,就很难去真的融入,尤其是尼斯蔚蓝海岸这个地区,法国人自己都觉得这里的人比较封闭,加上游客很多,他们没把别人放眼里就,各种各样的人都能遇见也不稀奇。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喜欢这个地方,毕竟是法国唯一全年有太阳的地方,它有它的风情,需要理解而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