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南法之旅.马赛

2011/06/30

飞过一片蔚蓝海岸,马赛标志性的旧港区映入舷窗,此刻的我们都还睡眼惺忪,憧憬着我们会去看旧港附近,四面八方。

廉价航空初到马赛,看到那个破旧简陋的候机楼,山寨感十足的“欢迎来到普罗旺斯”,很有一种观感大打折的感觉,出了MP2候机楼就手足无措。到头来是廉价航空的问题,因为所有的信息亭、交通、繁华感觉,其实都在旁边主候机楼,虽然走进大堂也不见得崭新。马赛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十年前人口只是区区150万),法国乃至地中海地区最大的商业港口,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的首府。

机场大巴约莫半小时车程到达马赛St.Charles火车站,一路感觉有点像从首都机场进入北京,走走堵堵的高速公路。马赛火车站位于丘陵上,一路缓缓下坡就能去到海边。最先路过的景点是马赛凯旋门,Porte d’Aix,因公路连接了马赛和Aix城而得名。这座凯旋门完工于1839年,用于纪念法王路易十四,以及标志美国独立的1783年巴黎条约。

从马赛凯旋门通往市区的大道Rue d’Aix,瞬间消除了我们仅有的幻想,一时间,启程前所有人跟我们说的南法如何混乱,似乎都有了印证:楼房失修、旁边小道不畅、地上有没吃完的饭盒、路边小摊各种不靠谱(竟然有中文写着“新品上市”的鞋店,明显看着是伪劣产品!)、还有各种不怀好意直接上前要钱的“路人”。好不容易从另一条脏乱的小路绕到旧港,观感才又回来了一些。海风拂来,久违的海鲜味道,各种小贩叫卖着,我们就挤上了排队去伊夫岛的航船。

 

伊夫岛(Château d’If)是马赛旧港区对开的一座监狱岛,因大仲马“基督山伯爵”而闻名。基督山伯爵是一个复仇的故事,主角Edmond Dantès准备晋升和新婚的时候,遭诬陷入狱。他在伊夫岛监狱呆了14年,结识了一位老囚犯,老囚犯死后他成功越狱,继承了基督山的财产,回到马赛进行复仇计划,故事结局是坏人坏报,皆大欢喜。

也许因为大笔财产来得突然,看着有借刀杀人之嫌,也有人批评这部小说有宿命论色彩,所以到Stephen King写《肖申克救赎》(Rita Hay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 的时候,主角Andrew “Andy” Dufresne透过帮典狱长销赃而积累财富(顺便伪造了一个身份),主角的妻子和姘夫一上场就挂了,Andy越狱成功后也只是透过向社会揭发监狱黑暗而间接迫使狱长自杀(电影剧情,小说无此情节),并没有大规模华丽的复仇。故事的重心于是从“天降横财助人报仇雪恨”变成了“监狱使人绝望但自由的希望长存”,整个主题升华之余,也符合美国精神主旋律,所以电影出来后,雄踞IMDB排行榜第一名,《教父》系列多番尝试都没能扳动它的地位(网友投票数高出30%)。可惜1994年上映的时候,撞上了另一部更具美国梦精神的电影《阿甘正传》,奥斯卡虽然有多项提名,但最终奖项一个没有。这部感人而相当振奋人心的佳作,最终还是由家庭影碟市场(和网络下载)肯定了空前的成功。

现实中的伊夫岛,最早是16世纪的一座防御工事,后来因为一海相隔的地理条件,变成一座关押异见政治犯和新教徒的监狱。由于岛上条件十分艰苦,只有少数贵族背景的囚犯可以住条件略好的城堡上层房间而幸存,多数囚犯都会在刑期结束前死掉,更别说像基督山伯爵那样越狱了。19世纪末,伊夫岛监狱关闭,慢慢才演变成一个海上旅游地。

马赛到伊夫岛的航线,由一家叫Frioul-If-Express的公司运营,夏季高峰期半小时一班。船会依照 马赛-伊夫岛-Frioul岛-马赛 的顺序开,但可以买只去伊夫岛的往返票。大海蔚蓝、白帆片片、海鸥高翔、马赛在望,伊夫岛成为南法之旅第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从伊夫岛眺望马赛,最突出的就是山顶的圣母教堂(Notre-Dame de la Garde)。旅游书的马赛推荐,除了旧港,首推的就是这座,可惜我们后来都累了,就没有实地走上去。这座教堂和后面我们看的不少教堂,都是“拜占庭”风格,建成于1864年,教堂钟楼上是一座巨大的圣母圣子雕像,跟德国每小镇一座的哥特教堂太不一样了。

 

旅游书推荐的景点,还有马赛旧港出海口两侧的两座堡垒:St.Nicolas和Saint Jean,我们也因为阳光太晒而没有前去,伊夫岛归来就直奔马赛大教堂了,因为从海上看还蛮特别的。

马赛大教堂是马赛的主教座堂,也是修建于19世纪后期,罗马拜占庭风格。这个地方以前是马赛地区天主教分舵权力所在,所以古时也有过主教座堂。在大教堂之前的古教堂遗迹,现在就静静地呆着大教堂的影子里。

马赛大教堂里随拍,有一种“上帝说要有光,然后就有了光”的感觉。

 

夏季的南法,傍晚六点还是艳阳高照。餐厅都没有开,因为七点之后才是这边的饭点;冰激凌店也奇怪地没有甜筒,起价5€一盘要坐下慢慢享用;星巴克、麦当劳、赛百味都在小巷子里,好不容易才赶在坐火车去阿维尼翁之前,找到一家果腹的。

若要问我们对马赛的感觉,相信大家都是一样的,“不靠谱”。可能是因为街道脏乱,也可能是因为设施不便,当然最大的原因是我们已经习惯了靠谱的德国,习惯了房屋看起来都很新,过马路没车大家都等红灯,公交准点,火车什么时候到哪里一目了然。

之前意大利室友跟我说起西欧这种平等优先,再谈效率的制度,对比德国实际,我觉得是相当合理,可到马赛一走,这个理念就动摇了。或许正是过分推崇这样的理念,才造成了“欧猪五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名称首字PIIGS)入不敷出的财政状况,一边大家好像都在享受生活,万事有保障,另一边实际生活质量好像并不怎样,国债透支好几年。到最后,这似乎还真是一个民族偏好的问题,德国人以严谨守时工作狂却缺乏娱乐精神著称,却正是这样的性格,才能在这种平等至上,国家慷慨保障国民基础生活的“社会主义”制度下,维持一个高的生产水平。大抵在一个不闷的国度,大家都变法子想着享乐,就很难让大家都有心思干正事,推动时代发展了。

更多马赛图片请移步: 微软Live相册

From → 杂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