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南法之旅前奏.杜塞尔多夫

2011/06/29

今年的六月“圣神降临节”(Pfingsten),因为友人向往一个海边的假期,我们就去了法国南部。最早圣神节是一个犹太节日,纪念的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后五十天,上帝向摩西颁《十诫》的日子。犹太教是世上最早的单一神教,在多神教盛行的先古时期可谓格格不入,犹太人悲催的历史也是从那时开始。后来基督教乃至伊斯兰教发展起来,教义或多或少有受犹太教典的影响。现在基督教社会的“圣神降临节”,就按照复活节后第五十天计算。在德国,节后的一周还有一个一天的宗教假日,相当神奇!很多人初到这边,会觉得教堂各种好,有免费的饭菜、热心的活动,特殊情况时,甚至会安排临时住宿。但其实德国的教堂体系亦是(非正式)社保系统的一部分,当一个人工作之后,报税时就需要说明宗教信仰,基督信徒是需要缴交额外的教堂税,天下无免费的午餐。

因为大家的日程限制,我们的南法之旅就只能6月16日清晨从德国的杜塞尔多夫飞廉价航空Ryanair到法国马赛,19日傍晚从“蔚蓝海岸”尼斯EasyJet返回离弗莱堡咫尺之遥的瑞士巴塞尔。按照Ryanair一贯作风,航班时间蹊跷之余,起飞的杜塞尔多夫Weeze机场亦相当偏远(其实已经在荷兰国境边上了!),为了赶6:50的早班机,我们就只好在机场的青年旅馆过夜。在Weeze飞早班机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住在机场附近的小镇,然后清晨电话叫出租车;另一种就是公共交通直接到航站楼,入住青年旅馆。我们这次选了后者,从杜塞尔多夫市区火车到Weeze镇需要一个多小时火车,Weeze镇一出来就有直航机场的大巴(火车大巴都是白天一小时一趟,火车晚点的话大巴也会等的,所以不用担心在荒郊野岭发呆近一小时的风险),公路距离大约4公里,步行不太现实。青年旅馆晚上为带洗手盆的单人间,29.90€,直接在机场航站楼信息处签到交钱拿钥匙,第二天无退房手续。旅馆内也有一个设施颇齐全的厨房,考虑到机场附近食物饮料各种昂贵,如果航班时间不太早的话,自己煮个早餐亦完全可行。另外航班需要的1L保鲜袋(装洗浴用品化妆品),机场售价是1.00€两个,作为对比,Rewe超市卖1.49€四十个!

杜塞尔多夫,位于莱茵河鲁尔工业区北部,与科隆、波恩相当靠近,旁边还有恩格斯的故乡Wuppertal,一座在外国文化里以悬吊式列车(Schwebebahn)闻名的工业/大学城。杜塞尔多夫德语名Düsseldorf,词根Dorf表示小村子,这应该是德国最名不符实的地方了吧,因为杜塞不单是座大城(德国标准),还是北威州的首府(同州的波恩还曾是西德首都呢!)在我看来,杜塞尔多夫很像上海,莱茵河流到这里河面已经相当宽阔,河水也不再清澈透底。缓缓拐弯的莱茵河边,有一条近代欧洲气息的步行街(杜塞尔多夫老城),有一座高耸的电视塔(Rheinturm),还有一片相当现代的建筑集群(媒体港湾)。此外杜塞也是一座奢华而时尚的城市,博物馆里的中国馆员就向我们讲起各地国人在国王大道一掷千金扫名牌的故事;而因为蓬勃的时尚和娱乐业发展,今年的欧洲歌唱比赛EuroVision,就决战在杜塞尔多夫。

我之前来过两次杜塞尔多夫(办英国旅游签证),于是这回就没有长途奔袭去本拉特皇宫(Schloss Benrath),国王大道和附近的几个宫殿小楼也直接略过,直奔Lonely Planet推荐的博物馆K20。这座博物馆是近现代艺术主题,收有毕加索、Paul Klee和马蒂斯(Henri Matisse,生前长居尼斯)的若干真迹。在K20博物馆对面其实还有一座K21,先锋艺术,介绍部分已经不太懂了,就没有到此一游。

K20现代艺术博物馆挺有趣的,出示学生票之后会额外得到一叠A4打印的展览介绍,感觉人家就是假设你是过来认真学习的,所以提前多备了课件。展馆内摄影需要额外申请(免费)的许可证,甚至如果想闪灯/脚架都可以申请额外的许可证来达成。西装革履的馆员是我见过最配合摄影师的工作人员啦,你开始构图对焦的时候,他会根据你的位置,自动挪到一个不会进入你构图的角度!但如果你太过靠近作品了,他们就会从一个很神奇的位置闪出来,细声提醒一句。

参观之前我没有料到这样一个不太出名(也许是我孤陋寡闻)的博物馆,里边不止一幅毕加索真迹。这些画既有天马行空创意型,也有平凡写实的早期作。当然观感最突出的,就是“把主体的各个表面都画在同一侧面”的“立体主义”,K20能收藏几幅,很不简单呢!

参观完博物馆,我们循例去看媒体港湾Frank Gehry设计的几栋楼(Der Neue Zollhof)。这些楼现时为办公用途,并没有向游客开放。

晚饭我们去试吃了友人大推的中日韩自助餐“伊甸园”(Garten Eden),13.90€一位,不单能秒杀弗莱堡附近的莲花餐厅,斯图加特著名的火锅陶陶居亦很难匹敌咧!各种寿司和韩式小点心之后,巧克力喷泉又让大家爽了一把。三文鱼很赞呢!这家科隆也有分店,有去的同学不妨一试(科隆的大可以火锅就千万别试了……)

 

翌日飞马赛,Ryanair,波音737-800,机票连手续费摊下来每人20€不到。Ryanair很喜欢这样的把戏,表面上看是超级实惠,但算上偏远机场的交通(Ryan一般都飞他们自己的廉航机场),奇怪航班时间而必须过夜的住宿费用,吃饭等等,其实没有比人均60-80€的EasyJet便宜。而且很多时候旅客可能会住到别的旅馆,或者使用公共交通而非机场大巴,这笔差价还是进不去Ryanair口袋……难怪学营销的友人说,Ryanair一味追求廉价,商业模型上是较EasyJet逊色很多。

我记得在国内也没少飞过737-800,作为最新机型之一,它比之前的737型号稳了很多,可以叫板以电传操控著名的Airbus A320。这回可能Ryanair机师太狠了,起飞还是很刺激,我内心的天平又严重朝Airbus倾斜了,因为回程EasyJet的机师驾驶风格同样相当激进,但飞航感觉是舒服不少。

两个小时不到,我们就飞出了阴霾。途中飞过了一个电站,飞过了一片海盐田,从空中看,还真该叫他们做“地球的伤疤”。

 

飞过蔚蓝的海岸,我们就这样抵达了多少人魂牵梦绕的普罗旺斯。好热。

 

更多杜塞尔多夫图片请移步: 微软Live相册

From → 旅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