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走马观花.日内瓦

2011/01/21

上周末,随弗莱堡学生会一天团游日内瓦和伯尔尼。日内瓦名气很大,很多人更以为这个位于瑞士一角的城市是首都,其实日内瓦只是瑞士第二大城,最大是金融中心苏黎世。另一边,位于瑞士正中的首都伯尔尼却是一座静谧小城,就连国会也相对低调,国会广场甚至有个露天的仿真冰溜冰场,国会大楼后方的露台也完全地向游客敞开。

令日内瓦出名的是她的“国际性”:联合国欧洲总部、世界卫生组织、红十字会总部都在这里,于是旅行第一站就是日内瓦“万国宫”,可能因为参观比较耗时,我们就只是“到此一游”。

“万国宫”一大亮点是联合国广场的断脚椅(Broken Chair)。这张椅子源自国际助残组织的计划,由瑞士艺术家Daniel Berset创作,象征了对地雷和集束炸弹的抗议。最早这个作品用于号召各国签署《渥太华禁雷公约》,救助地雷受害者并排除地雷。1999年禁雷公约通过为国际法。2005年万国宫改建,椅子被拿掉一阵子,2007年国际助残组织把它捐了出来,放归原地,号召各国签署禁止集束炸弹的条约。2007年该条约在挪威奥斯陆通过。网上资料说这个椅子的寓意不单在那条残缺的腿,更在于它以三条腿屹立不倒,体现了生命之顽强和“伤残的尊严”。

 

除了国际组织,日内瓦亦是瑞士的制表重镇,名表之冠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就产在这里。“日内瓦印记”(Geneva Seal)更是瑞士最严苛的制表标准,除了准度要求,机芯设计和打磨也有要求,相比下瑞士天文台认证就小儿科了。可能也因为三月份钟表展临近,日内瓦街头满是钟表广告,而且都是卡地亚、Franck Muller这样的牌子。各种表店更是夸张,就算牌子不太顶级,也卖的是顶级系列:路过街旁一小店,橱窗内就躺着两只万宝龙Nicolas Rieussec。盛惠两万美元。

 

当天天气奇好,世界宜居城市第二位果然不是盖的(第一位是苏黎世……)。地理上,日内瓦城位于日内瓦湖流入罗纳河(Rhône)的瓶颈位置,而后者是“欧洲主要河流之一,法国五大河流之首,地中海尼罗河之后第二大河(维基百科)”。走近湖边,透底的清澈震撼人心,成群的海鸥天鹅水鸭则最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和谐社会。宜居城市第二位!

Lonely Planet说,国际化和昂贵成了日内瓦的标志,于是很多人都看不到她原本的一面。所以走过罗纳河上的小桥,我们都没有太在意卢梭公园这回事,回家查资料才恍然大悟。历史上,日内瓦曾是一个战乱之地,16世纪法国宗教改革家Jean Cauvin定居于此,发表《基督教原理》。后来随着宗教改革发展,很多新教信徒逃避战火来到日内瓦,这里成了新教“归正宗”的国际中心,被誉为“新教的罗马”。而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祖上,亦是从法国流亡到瑞士的新教徒。关于卢梭,维基百科介绍说:

  • 卢梭与他那个时代的一些著名思想家大多相识,但结果却无一例外地反目成仇。这些人中包括法国的伏尔泰、狄德罗,英国的大卫·休谟。
  • 卢梭生前遭人唾弃,死后却受人膜拜。卢梭被安葬于巴黎先贤祠(Le Panthéon)。1791年12月21日,国民公会投票通过决议,给大革命的象征卢梭树立雕像,以金字题词——“自由的奠基人”。
  • 卢梭提出:在自然状态(动物所处的状态和人类文明及社会出现以前的状态)下,人本质上是好的,是“高贵的野蛮人”(noble savage)。好人被他们的社会经历所折磨和侵蚀。而社会的发展导致了人类不幸的继续。卢梭的《论科学与艺术》(”Discours sur les sciences et les arts”, 1750)强调,艺术与科学的进步并没有给人类带来好处。他认为知识的积累加强了政府的统治而压制了个人的自由。他总结得,物质文明的发展事实上破坏了真挚的友谊,取而代之的是嫉妒、畏惧和怀疑。
  • 描述人和社会关系的《社会契约论》也许是卢梭最重要的著作,其中开头写道“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走过卢梭公园,我们就一行上山,看混搭风格的圣彼得大教堂(St Pierre’s Cathedral)。它始建于12世纪,经历过宗教界无数风雨,成就了今天混搭的模样:各种教堂风格在这里找到了神奇的共鸣。作为一座九百岁的教堂,我觉得它难得是典雅而现代。当然,光有样子是很难混历史长河,前边说到改革人士Cauvin,这座教堂就是他改革的总舵,现在还留存有一张他的木椅。

圣彼得大教堂内部的精华在正门右方的小礼拜堂,这里近乎奢华的细节,和朴实得有些简洁的内庭形成了有趣的对比。

登上北塔楼,日内瓦的全景尽收眼底。

午后我们准备乘车前往伯尔尼,临行一刻,阳光以水滴作画,泼墨于大喷泉Jet d’Eau。这是世界最大的喷泉之一,日内瓦最著名的地标,水流由两具500千瓦(670马力)电泵驱动,以两百公里时速射至140米空中,任一时刻留空的水有7吨之巨(Lonely Planet很喜感的说,然后这些水就洒在周围的观光客上)。

喷泉很多地方都有,但能成地标就不简单了:伦敦的伦敦眼,布拉格的跳舞房子…… 我想地标本身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和环境人文的互动。日内瓦,城市和水本来就很美,加个喷泉,画面就鲜活起来;伦敦本来就多姿彩,加个伦敦眼,就更缤纷一些;同理可得布拉格。所以很多地方要争创某某城市,凡事就搞个地标,争个世界第一,其实就肤浅了…… 没有喷泉、没有伦敦眼、没有跳舞房子,日内瓦伦敦布拉格仍然独具魅力,反观有些城市一年竖个地标,其实只是上一天报纸副版而已。

高分辨率照片请移步Live相册: Geneva 日内瓦

From → 旅行

One Comment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勃朗峰.日内瓦 « Jim's Blo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