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科隆过新年

2011/01/04

2008年来德国,圣诞之旅去了特里尔,在卢森堡跨年。因为旅馆位于谷底,晚上又冷,所以早早睡了,元旦一睁眼外头一片冰天雪地。人均GDP第一的国家,亦敌不过一夜骤冷,乱作一团。

2009年想着去温暖些的地方,圣诞之旅去了葡萄牙,在里斯本跨年。南欧毕竟不是热带,冬季并不温暖,还恰逢海洋性气候瓢泼大雨,于是又和周公一起过了新年。

到了2010年末,圣诞之旅便没了计划:往北太冷,往南下雨。最终,在科隆过了新年。

 

我们呆着科隆东北郊区的Leverkusen,或许是鲁尔区的关系,这边没有南德小镇一贯的小巧精致,加上连日积雪,环境是相当不讨喜。虽然地名奇怪,亦不算繁华大城,Leverkusen在德国的知名度却不低,除了有一支强劲的德甲球队外,此地还是马自达欧洲总部,以及著名的拜耳(Bayer)化工集团的总部所在。不查不知道,原来用于医药的阿司匹林、海洛因和美沙酮,用于杀人的芥子气和塔崩毒气,以及广泛应用于飞机窗户以及iPod/iPad保护壳的聚碳酸酯(Polycarbonate),都是由拜耳发现/发明的。

Leverkusen周边有若干卫星城镇,相互由发达的公交大巴连结。小城核心部分是一座大型百货,移民局和相关政府机构也设在这里,相当方便。让居民办事情不用东跑西跑只为几个盖章,也是一大福祉。其它方面就比较荒凉了,如果是纯为游览,不用过来了,直接火车坐到终点站Wuppertal或者波恩吧。

我们住的地方有一台黑胶唱机,有一张Wish You Were Here的唱片。在弗莱堡,每每宿舍聚餐,室友Jesper都会吉他弹唱这首歌。于是这几天我们听着唱机吱吱呀呀地放了好多遍。以前看《人車誌》,有篇杂文写范煜麒的离开,说听着这首歌就潸然落泪。如今一代车书《人車誌》停刊,每天看《人車誌》憧憬未来的日子也不复存在,听着这首旧曲,唏嘘不已。

连续和周公过了两次新年,今年我们就在科隆大教堂附近坚持到凌晨,看看有什么倒数活动。电视上“世界各地民众倒数欢庆新年”的场景没有发生,这边出人意料地允许燃放烟花,于是各家各户带着各自装备,挤到大教堂和铁路桥边,放起在我们看来相当山寨的烟花。

每年跨年的夜晚,天气都是阴冷多雾。加上各家烟花放个不停,2010的最后一小时,大教堂已经消失在雾里了。空中弥漫着火药味和礼花此起彼伏的响声,走入新年的一刻,站在教堂边上却看不到教堂,听不到钟声,没有一致的倒数。这叫我无限想念起国内的烟花汇演:音乐响起,万簇齐发,音乐落下,浓浓的烟雾也就飘走了。然后就总有好事者批评政府劳民伤财云云。眼下就是活生生的实例:“烟花权”下放到个人,烧掉的火药一点没少,低空空气质量甚至更差(大型烟花放得高),视觉效果无限打折,大家同步的祝福也没戏了,还给环卫工人留下一个噩梦般的新年。

从科隆回弗莱堡,收到一摞各地明信片。谢谢你们!
今天看到友人在马耳他的跨年照,很是温暖。明年就去那儿吧!

我希望,明年还是和妞一起跨年,这是今年最难忘最美好最温暖的事情了。祝好。

From → 杂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