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夏季环游:布拉格 . 老城、新城

2010/09/05

布拉格是个很美很精致的城市,即使每个景点都不问历史,不解故事,走马观花,也足够欣赏上好一会儿。在德国旅游,特别有古典气息的街区,往往只占城市一角,而布拉格却拥有几个城区这样的建筑,一南一北两座城堡,背后还有悠久的历史,无数的故事。想想走过的地方,要说“能满足游客的所有愿望”,大抵只有伦敦和巴塞罗那能和她比拟。如果现在问我欧洲游首选,我会推荐布拉格:由丰富历史支撑起来的精致古典建筑,是欧洲的精髓。多元文化交织碰撞,平静的表面下纷争暗涌,是欧洲的真实。

摊开地图,经典的布拉格城市游路线,包括城市东北的布拉格城堡和山麓的小城区(Malá Strana),伏尔塔瓦河(Vltava)东岸的老城区(Staré Město)和新城区(Nové Město)。我们中午抵达,下午就逛逛老城新城,留出一整天时间给布拉格城堡(结果第二天因为下雨也没有多走)。老城区最著名的就是老城广场、天文钟,和若干教堂。从旅馆步行到老城,因为功课做错,误打误撞先看了个St.Giles教堂(Kostel sv. Jiljí),内庭天花彩绘也运用了透视原理,颇有特色,让我想起之前在奥迪小镇Ingolstadt看到的阿萨姆教堂(游记链接:巴伐利亚.Ingolstadt

老城广场的亮点,是位于老市政厅钟楼上的天文钟“Orloj”:它是钟表匠和数学教授合力的作品,最古老的机械部分建造于1410年,至今仍是世上最著名的天文钟之一。复杂的钟面体现了中世纪人们对宇宙的理解:以地球为中心,黄道十二宫、太阳和月亮围绕地球转动。这只天文钟建成后曾多次损坏,其中最传奇的一次维基百科称已证实为历史错误),是说1490年天文钟建好后,钟表匠就被刺瞎了双眼,以保证世上没有同样的钟出现莫斯科“洋葱顶”圣华西里教堂的建筑师因为类似理由被沙皇刺瞎);出于报复,钟表匠毁掉了天文钟的关键部件,使得没人能修好它。整个故事符合史实的部分,大抵只有天文钟于1490-1552年停摆这件事。

天文钟漂亮的钟盘,某种程度上成了布拉格的象征:明信片、时钟、杯垫、冰箱贴,都有它的出现。然而天文钟的亮点,却是每小时一次的报时:钟盘上方的两座蓝色小门会打开,耶稣的十二门徒分别现身。钟盘两侧的塑像也会动作起来:最左边对着镜子自己偷着乐的是“虚荣”,旁边肩扛一袋金子的犹太人代表“贪婪”,右侧敲响钟声的骷髅是“死亡”,最右边穿土耳其服饰的一个,有说代表欲望,也有说只是一个信仰其它宗教的土耳其人而已。




天文钟后面就是老市政厅的塔楼,上面可观老城全景。因为景色太好,我白天去了,晚上又再上去一回:九点时分,几乎清一色是摄影爱好者。






如果对照蔡依林《布拉格广场》按图索骥,大抵会很失望:老城广场是最符合歌词所写的地方,亦有一座古时的哥特教堂(Týn),只不过广场总是游人如云,不会有能一个人独自起舞的时分。如果不是吴宇森过来拍片,也不会有成群的白鸽。许愿池位于大陆另一边的罗马,布拉格有的是一座并不浪漫的纪念碑。



纪念碑纪念的,是捷克著名的宗教改革家扬·胡斯(Jan Hus)。纪念碑上两群人,分别是象征奉献自我的胡斯,和代表国家重生的一位年轻母亲。14世纪,胡斯在捷克推动宗教变革:他将圣经译作捷克语,主张以捷克语而非拉丁文进行宗教仪式,又让信徒和教士在圣餐中同领圣体(面包)同饮圣血(酒);另一方面,他反对天主教会和德意志德国的强权,反对教会侵占土地,以赎罪券敛财。罗马教廷当然不爽这样一个思想斗士,于是革除教籍后,在1414年康斯坦茨宗教大会上判他有罪,火刑烧死。胡斯的死直接导致了随后的胡斯战争,虽然这场战争最终是胡斯派落败,胡斯对改革宗教的贡献却长存。1999年罗马天主教会正式就此作出道歉,而在天主教徒较多的捷克,胡斯仍被认作国家英雄。近代捷克,国家历史可谓一把辛酸,胡斯纪念碑就成了捷克人民反抗外来强权的标志。

布拉格广场的哥特教堂,说到就是这座塔上有塔的泰恩教堂(Týn)。这是老城广场最古老的建筑,有近千年历史,差不多和广场同龄。和泰恩教堂隔着广场相望,有一座略年轻的白色巴洛克风格教堂:圣尼古拉,其基础部分亦有八百岁了。


看完老城广场,我们就去旅游攻略都有提到的火药塔:一座因为储存火药得名的黑塔。然而旅游书不太提到的是,火药塔旁边就是百年历史的市民会馆(Obecní dům),里边有个斯美塔那音乐厅。1918年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奥匈帝国终结,捷克斯洛伐克就在这里宣告独立。火药塔对开的广场叫共和国广场(Náměstí Republiky),是布拉格新老城区交界。



老城逛完天气阴霾,就闲逛着回旅馆,路过新城最有名的瓦茨拉夫广场(Václavské náměstí),广场末端是标志性的国家博物馆(前文有夜景)。这个广场见证了捷克的成长,尤其是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一战后的独立宣言,二战后反抗苏联入侵,以及二十世纪末的东欧剧变。


回旅馆途中,发现新市政厅就静静立在大街转角。比起老市政厅,新市政厅只是新了几十年,对这些动辄六七世纪历史的建筑来,真算不上什么。前文说到,胡斯的死导致了胡斯战争,其实真正点燃战火的,是发生在新市政厅的第一次扔出窗外事件:1419年,胡斯死后,胡斯派遭到镇压,以胡斯信徒为主的市议会遭解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天主教徒的新议会。一次胡斯信徒示威,新市政厅上有人掷下石块,情况即刻失控,激进的示威者冲进大楼,将当时的市长及议员共7人从新市政厅窗户扔出。随后暴动升级,胡斯信徒大战天主教,神圣罗马帝国于是出兵镇压,15年的胡斯战争就此开打。

亦如前文提到,胡斯派最后战败,波希米亚并入神圣罗马帝国版图。当时任波希米亚国王的费迪南二世,是位狂热的天主教徒,他拆掉新教教堂,禁止新教活动,更大规模迫害新教徒。1618年,布拉格的新教徒起义,将三位帝国官员从布拉格城堡“扔出窗外”。这次这三个人侥幸存活,不过也不见得有助情况好转:新教徒随后成立临时政府,宣告独立,引发了对欧洲影响深远的三十年战争。两次抛窗事件之前,捷克还有过一位圣约翰被“扔出”:他因为不愿向国王透露王后告解的秘密,而被国王从查理大桥扔下伏尔塔瓦河殉道。

晚餐后天气放晴,正是一天色调最美的时刻,我就从旅馆步行去“跳舞的房子”。




跳舞的房子(Tančící dům)是知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作品,现为荷兰国民人寿保险公司大楼。这座建于1996的前卫建筑一如盖里的其他作品:备受争议的激进外形,扭曲多变的曲面,位置各异的窗户。(盖里在杜塞尔多夫的作品:游记.杜塞尔多夫



跳舞房子亦被称作“弗莱德和金格之屋”(Fred & Ginger),以一对知名舞者的名字来暗喻大楼创新的外形:河边线条刚硬,头戴礼帽(屋顶餐厅),伸手揽着舞伴腰际(阳台)的是弗莱德,旁边柔软舒展,婀娜多姿的玻璃楼,就是金格。白天看,不容易留意到“弗莱德”楼是上大下小的设计,晚上射灯照耀,曲线投下层层阴影,别有气氛。



从跳舞房子旁边的Jiráskův most桥,可以看布拉格的南边全景:新城和远方高堡(Vyšehrad),后者是传说中布拉格城的发源地,现在则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景点,和布拉格城堡一样以一座黑色的大教堂作为城堡中心。




夜幕垂下,布拉格浮现出另一番别致情调,比白天更加浪漫迷人。坐下来,品杯咖啡,喝个小酒,听河水流过,教堂钟声:一瞬间,布拉格不再是照片上、游记里、传说中的一座城,而成了心中一段最美的记忆。



下一站:布拉格城堡

[ 旅程攻略请点这里 ]

2010夏季环游.日志索引:
00 序言
01 不来梅

02 汉堡 . 易北河畔
03 汉堡 . 城区徒步
04 吕贝克
05 德累斯顿
06 布拉格 . 老城、新城
07 布拉格 . 城堡
08 Kutná Hora人骨教堂,布拉格电视塔,共产博物馆
09 Karlštejn查理城堡,查理大桥
10 格拉苏蒂,Weesenstein城堡

From → 旅行

3条评论
  1. 雅茜 permalink

    城堡白天和夜景的照片都有拍到,你守了一天吗?

  2. 晓秋 permalink

    To 雅茜:不是啦,是上去了两次那个天文钟塔楼。晚上上去还是蛮值得的:-)

  3. 我当时居然都不知道能爬上去,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